【哨向】挽歌02(B记|2648)

公式书戳这

地区划分见文章末


02.后路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除了与彼此匹配的哨兵/向导,特殊人种是不被允许将他们的真实姓名告诉他人的。在遇到适配对象前,这些人的名讳在历史上的记载都只是他们的代号,或是工作职位。

 

 

【时间前推10个小时】

 

“……经结束,接下来你有充足的时间叙述你在服役期间的遭遇。”坐在记忆细胞对面的记录员身着一套鲜绿色的制服,笑起来温温和和的,很是让人安心。尽管他并没有立刻收到回复,这位具备极高素养的记录员也并没有迫切地追问。

 

然而这份沉默持续的时间超过了他的预期。树状细胞收敛了微笑,果断地转身朝守在门口的哨兵开口:“4989,把嗅盐瓶拿来。他‘恍神’了。”

 

哨兵动作迅速地掏出瓶子递给树状细胞。记录员晃了晃里面的粉剂,将瓶子凑到记忆细胞鼻下。这只是普通的嗅盐瓶,与中世纪欧洲人们为了防止伤患陷入昏迷所使用的嗅剂并无差别。

 

“嗬呃——”转瞬之间,记忆细胞的双目重新找回了焦点。刚从混乱不堪的精神图景中脱离出来,他惊疑不定地大幅度转头,打量四周的摆设,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本能地,记忆细胞试图延伸开自己的精神触梢,却被树状细胞先发制人,被动接受了“镇静”的精神暗示。

 

同时承担通讯联络与心理咨询的树状细胞一直是西南军区闻名的向导,整一间心理咨询室都包裹在他祥和安宁的精神投射中,像银行金库一样牢固。先前记忆细胞那些不受控制的触梢此刻都安分地收束了起来。

 

这位劫后余生的自然向导生怕再度陷入神游,抓着树状细胞的手又凑近嗅盐瓶猛吸两口,方才重新打起精神整理思路,将自己的遭遇娓娓道来。

 

“我最初到C区报到的时候并没有立刻被派到那种地方去。”

“不过那个时候C区的确已经有他们自己的‘记忆细胞’了。因此我只是作为辅助者帮助他。”

“大概过了一年半以后上级下达了通知,说是北部军区的上一位‘记忆细胞’因公殉职,因而决定将我派遣过去。”

 

“稍微打断你一下,”树状细胞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上级有没有说明为什么不派原驻的记忆细胞而是派你去呢?”

 

“那位在通知下达前刚刚结合,他的伴侣是一位狙击手,而北部军区需要的是能够辅助炮手或者掩护型的哨兵的人。”

 

“好的,请继续吧。”

 

“接下来的三年时间他们都在压榨我。”记忆细胞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呻吟,“我不清楚北部军区向那些哨兵作了什么样的解释。我的每一任——每一任,都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试图进入我的精神图景!还想碰我!他们还想碰我!!他们根本不考虑我的负荷情况就这样一直一直把情绪反馈过来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进行了‘休止’的精神投射他们还是——”记忆细胞狂乱的神色短暂地保持了一会儿,直到他本人完全消化了从手腕上传递过来的精神安抚后才消失。树状细胞紧紧地握着记忆细胞的手腕,以确保他能在接下来的记录中及时阻止自然向导反馈过多的负面情绪到外界,毕竟咨询室里还有哨兵在,4989可不一定接受得了这种共情。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继续保持连接……”记忆细胞用力拧着眉头,颓丧地倒在椅背上,“接着他们一个个死了,而那个时候我还在他们的精神图景里收拾修补崩坏的地方,突然的就开始决堤式崩塌,可我还没出来。”

 

“我试图后撤,却把崩坏带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里。为了继续工作我不得不把那部分图景扯开来,就像撕纸一样,等它溃败完了,我再试图把它补好……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等我被救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收不住‘投射’和‘暗示’了,我在疯狂向周围反馈情绪就像是倒垃圾一样。”

 

记忆细胞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没想到会这样……我真的没预料到……”

 

树状细胞迟疑了一会儿,蘸水笔在工作簿上晕染开一小片墨迹。记录员盯着那片碍眼的黑色,决定换一个话题:“总共有多少位哨兵与您共事过?”

 

“……7个。”

 

“全死了?”

 

“……4个死在战场,还有三个下落不明,从精神连接上判断估计也遭遇不测了。”

 

“您结合了?”

 

“没有,只是通过精神训练能保证远程调节。”

 

“还有什么在服役过程中让你觉得困惑的指令吗?”

 

“……负荷最强的时候是同时和三个哨兵共事……我并非专业如辅助T司令,北部军区应该也是知道我更适合一对一调节的。这种安排让我在两年内……产生了三次结合热发作的预兆。当然只是预兆而已!!最后被据上级说是特效药的东西压下来了,简直闻所未闻……我直到离开‘塔’前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并没有在意【结合热】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记忆细胞似乎进入了一种学术研究的兴奋状态,他快速补充:“只是有一点,它会发作说明适配度已经超过60%,如果安排我结合的话也是合情合理的举措,但军区选择了用药。最后一次用药结束后不到一个星期,他们三个就集体从战场上消失了,也无法追踪。就像是……被阻断了一样。”

 

树状细胞在工作簿上落下最后一个字,再次巧妙地岔开了话题:“我都差点忘了,您觉醒以前也是高教园区著名药科大学的助教呢。”

 

然而记忆细胞最关心地问题显然不在此,他迫切地开口:“西南军区对我的指示下来了吗?接下来有什么任务指派给我?”

 

记录员讶异地眨眨眼:“我以为您在休庭后已经收到通知了呢。A塔在尽力为您争取正当权益,但一切都要在评估完您目前的‘工作价值’后才能敲定。至于任务,可能在接下来的行程里等着您吧。”他合上工作簿站起身,面对记忆细胞朝着门口做了一个手势,“直到流程走完之前,人工哨兵U-4989将为您保驾护航。”

 

 

 

 

 

 

 

 

 

 

接到1146的时候正值上午10点。回公寓的时间是27分钟,2626算得分毫不差。彼时4989已经回到公寓内并且摊在沙发上享受了好一会儿空调的爱抚,他将未能优化的听力调到极限水平。阳光透过百叶窗穿进来,照在硬壳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上,呼吸吹过盖在脸上的书,发出“簌簌”的响动。4989在听到楼下2626刷卡进车库的声音时从沙发上跳起来,胡乱收拾了一下周围滩得一塌糊涂的东西,光着脚跑去厨房拿西瓜。

 

因此当2048打着哈欠开了公寓门的时候,正瞧见4989握着一把水果刀正对茶几上的西瓜意图不轨。1146径直去厨房开冰着的矿泉水,2626还在门口换鞋。2048坐到侧面的长沙发上,一边帮4989扶住瓜身,一边打探消息:“听说我们接回的自然向导后来是你在陪护?”

 

4989聚精会神地切瓜:“嗯。”

 

“那他后来去了哪儿?”

 

“军区医院。”4989满意地看着自己欧气十足挑出来的无籽西瓜,脸上皆是“此瓜是我开,半瓜归我塞”的快乐,也打开了话匣子,“听说是让他去辅助一个新觉醒的自然哨兵——就是不久前E区那边那个药科大学的轰炸事件里抢救出来的一个幸存者。然后根据一段时期内哨兵的培养结果来评估自然向导的剩余价值,决定他是否需要被‘回收’。”

 

向导一旦被回收,就连普通人都不如,被芯片压制自己的共情能力至比普通人还低的水平,情感机能会对日常生活产生严重的障碍。2048接过2626递来的勺子,朝4989怀里那半个瓜伸出手,嘴上还在继续问,“那为什么不把哨兵送到专门的培训机构里。B区作为政治中心和培训基地,教学质量还是有一定名气的。”

 

4989被分散了注意力,卷发的大男孩而睁着一对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嗯……似乎是上面不肯放人,说是这位哨兵觉醒的太晚已经不适合普通的培训手段,但我觉得和他在药科大学的专业有关……”

 

“原来如齿……”2048嘴里塞着西瓜瓤含糊不清道。

 

最中央的半个球的西瓜瓤,最甜的那一口,现在在2048嘴里。4989盯着手里被挖掉一块的西瓜,敢怒不敢言。

 

 

 

幸好2626及时到场解围。他将另半个西瓜递到4989手里,拿了那个被2048挖了一口的用水果刀重新切开。1146喝完半瓶冰水,慢悠悠地走过来倚着沙发的扶手晃着剩下的半瓶水提问:“晚上酒吧的交接工作谁来?AA-5100如果被盯上了的话,2048、2626,你们在酒吧可能也会被监视。”

 

“我清楚,”2048停止戏弄4989,认真地看向1146,眼角眉梢带上几分凌厉,“但是很蹊跷,因为先被盯上的是身份背景干净的5100,可她没有军区的身份,即便是查到了隶属于赤血球编队,那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反倒是我们两个,要追查起来还方便些。”

 

1146默不作声。空气里的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缓慢地浮动飘舞,屋子里静悄悄的。

 

良久,2626平静地开口:“我和2048肯定没办法执行任务,但可以帮你们分散人群的注意力。”果断得就像刚才不过是调节了一下嗅觉敏锐度而非思考一样。

 

2048的眼风斜斜地扫在2626身上,半晌,他咬着指甲说道:“喝最烈的酒。”声音里带着莫名的快意。

 

“唱最Gay的歌。”2626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附和道

 

 

 

 

 

 

 

 

 

 

 

 

『……对您在服役期间的遭遇,我深表遗憾。但生活还要向前,战火也并没有停止。我们需要你继续为特殊人种的相关事业做出贡献,助教。接下来向您转达的任务是唯一能证明您没有被过去摧毁的方法……在袭击中觉醒的年轻哨兵。目前还躺在急救舱内处于昏迷状态。……在恐袭前就读的专业与接手的课题研究对军方作战的重要性,上级委派您对他进行辅佐。』

 

 

记忆细胞站在急救舱前,手指搭在玻璃表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他的精神在神游、回忆指令与观察哨兵几个位面颠来倒去地徘徊着。

 

『唯一需要提醒您的是,上级再体谅您的遭遇,也绝对不会允许自然哨兵因为您的精神受到影响。所以,请您尽可能避免精神触梢的对接和精神图景的接触。』

 

 

换句话说,就是这位哨兵的价值比我高得多。而我的价值全靠他体现。记忆细胞麻木地想着。简直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不过这确实是一位潜力无限的哨兵,记忆细胞无意识地打量着躺在舱内的年轻人。即便是在恐袭后昏迷的状态下,即便脸上还结着好几个难看的血痂,可依然隐隐透露出朝气来。病号服的袖子为了方便输液整齐地挽起来,青色的经络蜿蜒突出,在肘部有一枚滞留针。一头浓密的褐色短发看上去乱七八糟翻翘支棱。

 

这位校友……应该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吧,炯炯有神,朝气蓬勃。记忆细胞的目光停滞在对方脸上。

 

睡美人。他不禁偷偷笑出声。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拼命收了收自己的精神触梢。

 

不过你最好赶紧醒过来……因为我可不觉得进行引导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记忆细胞默默想完,回神的时候却正巧撞上一双亮棕色的大眼睛。睡在玻璃舱内的哨兵不知何时醒转过来,正好奇地打量着站在床前一脸傻笑的向导。

 

 

“……”记忆细胞猛地大步后退。

 

“医生——!!!!”

【TBC】

进度预判错误……




评论(2)
热度(39)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