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向ooc脑洞【B记主】

世界上出现了【人工哨兵】和【自然哨兵】的区别。前者是人体实验的产物,有一批失败产物【细菌及癌哥】和半成品【多种免疫细胞,白细胞为主】。政府下令【回收】失败品,半成品经过挑选后进入对应机构服役。

在此背景下失败品们聚集在一起成立了反政府组织。由于【人工哨兵】项目污染了环境,导致新生儿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分化【类比现在反应停引起的海豹儿情况】,源源不断的半成品与失败品仍在出现





记忆是某大学生物工程系助教,在分化为【自然向导】后经过【塔】的培训,被中立派的区政府【租借】出去辅助某一军方。然而军方租借向导期间本质上是拼命榨干这个资源,一旦发现匹配度高于50%的哨兵,就让记忆去辅助他稳定并引导哨兵的精神。于是导致记忆的精神领域不断被撕扯开又乱七八糟地自己补上去。结果产生了现在一惊一乍的性格,还多次差点神游致死

然而哨兵向导一对一的体质是天然存在的。因此租借期结束以后被接回来的记忆被评估了【剩余价值】,决定派他去辅助刚刚分化为【自然哨兵】的B细胞。根据辅助结果判定让记忆继续【服役】还是【回收】。





B细胞是记忆的校友,不过是晚几届的生物工程系肄业生。两人之前没见过。在前不久中立区的轰炸灾难里是仅剩的幸存者之一。

B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B还躺在ICU里。记忆被人带到病床前后就被撇下了。记忆无所事事,就干坐在陪护的椅子上浪费时间谋杀生命

因为经常陷入自我神游所以会在沉思的时候露出各种难以描述的表情。“你这臭小子最好自己早点醒过来啊。”记忆先生这么想着,“要是真要我接触你的精神图景,我可不知道是帮你还是害你。”

在记忆等到差点就要放弃的时候在床上躺尸的B醒了。

于是服从【误以为是记忆通过精神辅助使B醒转的】上级的指令,B记成功同居x!

中立派区政府重视B的原因在于他在学校被炸毁前接手的是一个与人工哨兵有关的项目,如果能有所突破,就会成为区政府在政治谈判中的王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B记就进入了反复到大学遗址里搜索残存手稿资料——不分昼夜整理结果——顺便给刚分化的B做个培训的小日子x

记忆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有时候还会毫无防备地陷入神游,后来这个只剩两个人处理的项目逐渐走上正轨,也就渐渐忙的没时间回忆过去了。而且B这个某种意义上的校友后辈还时常缠着他跟他斗嘴,就更没空了。虽然是同一个专业,但记忆更学术理论一点,B更擅长实际操作和实验。

但也有比较平和的时候。两个人坐在废弃的半个图书馆里,记忆斜倚着书架翻着大部头,B坐在书桌前困得打瞌睡。头狠狠地点下去,人瞬间醒过来,然后回头望向记忆的方向,露出一个迷迷糊糊地微笑。




自然哨兵还不能很好地控制精神末梢的收放,因此大部分时间里记忆都利用自己被摧残得所剩无几的精神能力小心地、努力地维持着一个平和的精神屏障,把B的精神触梢笼在里面。很长时间以来他都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向区政府证明自己还有价值,以防被【回收】。但自己不可避免地受到B的精神触梢的影响。肄业生的精神触梢从来都传递着朝气蓬勃、阳光元气的潜质,让记忆有一种自己的精神图景也在慢慢被拼凑成原样的错觉。

如果这样下去,倒也不错。某次互相吐槽及颜艺结束后记忆这样想。就算是总是在B面前出现失态、两个人发出天地毁灭般的笑声,或是三班倒废寝忘食研究项目最后饿到你扶我我扶你溜去辅T办公室翻小饼干吃。

但是我感觉自己都在好起来了。

曾经被撕扯的像是落叶一般的精神,好像被一只手轻轻拢成了一小堆,再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重新着手的项目进行得很顺利,B记都很高兴,记忆掏出小钱包说走爸爸带你去喝酒!

喝到一半,记忆去厕所接了个电话。电话里上级说记忆的评估已经顺利完成,但现在前线截获的信息里发现了记忆之前服役的军方和反政府组织有来往,需要他配合调查。

记忆问我需要做什么。

上级说很简单,回忆你之前辅助过的哨兵他们的精神图景里的细节,还有你在军区时候的经历。事无巨细。

记忆回到吧台的时候B已经喝的有点微醺了。记忆见状并没有阻止反而又叫了几瓶高度数的酒,直喝的两个人差点没有走回去的力气。

回去以后一时间气氛比较好,B也就顺势说了几句玩笑话,记忆半推半就被扑了。两个人在床头柜前的地板上维持着一个很微妙的姿势长久的不说话。B先忍不住想去亲记忆的嘴角,记忆一个偏头让它落在脸颊上。B以为暗示得不够明显,就大着胆子说记忆先生明天我们去申请个匹配度测试吧。

记忆保持着刚才的偏头姿势大着舌头回答不用麻烦了我不想和你结合。说完投了个【睡觉】的精神暗示把B的追问给堵了。他把人扶上床又喂了点水,站起来向自己的床走去,结果没走两步直接脸朝下倒在了地上。



精神图景里代表着过往的落叶堆变成了灰堆,被风吹起来铺天盖地地卷着记忆,几乎要让他窒息。他曾经在军区度过的,在以前数个哨兵脑海中见过的非人实验、灰色交易,全部重新浮上来。如今他就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把灰尘一粒一粒检查过来,无论这样会令他多么反感。






B醒来的时候记忆早就熬通宵收拾完东西坐上政府的车走了。B也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慢吞吞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张通知。上面是B的服役通知,随着生物工程项目的结束区政府有了对抗人工哨兵失败品的武器,而最熟悉这种武器同时在身体素质上也能过关的当然是B他本人。

根据规定,服役期间允许自然哨兵携带匹配度高的向导一同服役。所以B本来是想带记忆一起去的。虽然记忆总是刻意回避向自己展示精神图景,但是B也或多或少了解过一点记忆被安排在他身边的原因。所以在共事后期B想着如果能换一种不那么压抑的环境记忆先生会不会好一点,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呢,就已经被拒绝了。







记忆过了一段很是昏天暗地的日子。每天在心理咨询室里坐上8个小时也是会把人逼疯的。更何况那些回忆真是在一遍一遍荼毒自己的精神状态。而现在复述突然进入瓶颈期,有时候隔着一条走廊都能听到他在心理咨询室里的惨叫。还有脸上扭曲得不像人样的表情。有时候树状看不下去也劝他说既然进入瓶颈了干脆休整一会儿再继续。记忆说不我不想被回收。

【军区发生的事可以参考部分暗网事例,内容过于血腥不宜放出】

记忆在整理思绪时分析出的情报会由赤血球编队送往前线,如果赤血球有幸存活的话也有可能带回一两条前线的消息。记忆就是这样接收到第一条来自B的消息的。不过消息延迟得很厉害,这条信息是B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发的,现在才交到记忆手里。里面叙述了一下自己当时的打算,结尾了还颇为遗憾地说记忆先生这下我们的适配度申请就得推迟到我回来以后了。

树状问记忆有没有后悔过当时拒绝B,记忆斩钉截铁地说没有,我经历过的事情会让这么好的一个自然哨兵夭折在我手里的,我这是为他好。

赤血球AE3803在一旁听得明明白白的x。

下一次接收到B的消息,内容却类似于遗言。为了深入捣毁这个窝点,前线计划了一出潜入方案,精通特效武器的B首当其冲在方案名单中。这条消息是他潜入后最后一次发出来的。

在叙述了一大堆现状后信息里B的话锋一转,转到记忆身上。“……但我还是有点遗憾这个时候记忆先生不在我身边,明明我们一起的话绝对可以创造让别人都瞠目结舌的奇迹的说……”

后面变得有些断断续续的

“要是这条信息能被哪位赤血球编队的成员带到的话,还是想对记忆先生说呀。等我回来就去做适配度申请吧?”

“我想拥抱记忆先生,为什么要顾虑精神图景对我的影响呀?我可没有那么脆弱哦!”

“很想念,非常想念,极其想念以前在废墟里收集手稿的日子。”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希望记忆先生不要拒绝我。”

“大概是因为预感到会一去不复返吧,才会说出这么、这么、这么柔软的话来。哈哈。”

最后带了一点哽咽。

记忆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站在原地发呆。

赤血球AE3803很贴心地说今晚还有一班运输车队会开往前线。

有人半劝半威胁记忆说助教你最好还是留在后方,毕竟你对于敌军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在这里至少我们能加强保卫工作,你也可以继续为区政府效力。

记忆盯着对方说凭什么啊?你们凭什么这样榨干我的价值啊?等到利用完了,就说一句评估不过关就把我【回收】了。不行,我要去前线见我的哨兵。我的哨兵在前线等我。

那是我的哨兵啊。


我。的。哨。兵。啊。







记忆如愿以偿搭乘运输车队到了前线,然而落地还没站稳呢,就先被远处一幢建筑的爆炸震了个人仰马翻。像是感应到什么了一样,记忆不由自主地开始往那个方向赶,赤血球编队忙于搬运一时间竟也无人发现记忆的行动。

记忆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啊,久到他意识都有点涣散了,以至于在那个灰扑扑的蓝衣小伙子从废墟下爬出来的时候他都没能及时反应过来。B一瘸一拐地走来,好几次还想加快点速度然而差点摔跤。最后小伙子终于走到他的向导先生面前,扔了枪,双手环上记忆的脖子,一不做二不休把浑身重量都压在记忆身上。记忆毫无准备,直接被推得倒在地上,后脑勺却还被B的手垫着。

记忆脸上的表情扭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没能开口说出什么来,只是伸出手一下一下拭着B脸上的血污。B很开心地任由对方擦拭,精神触梢生龙活虎地追着记忆的,要缠在一块儿。

精神图景里张牙舞爪的灰尘对上了更加张牙舞爪的水枪,B像个3岁小孩一样举着把水枪疯狂乱呲,直把所有灰都呲得落到地上,然后又对着地面呲,直到把灰尘冲的一干二净。记忆的精神图景也和B的一样明亮起来。

而现实中盯了记忆好一会儿的B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他小心翼翼地去亲记忆的嘴角,这次他的向导先生没有再躲开。

【END】





这个只是B记线的!!还会有一条白赤线还在构思!!

评论(6)
热度(55)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