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球F4|2648】进食(上)

又名每年都在见证自己退步的lo主x

微白赤,主2626x2048【刘海遮目小哥x直发中分小哥】

白血球F4同期生,2001私设大一届老学长x

性格(o)捏(o)造(c)有,万分抱歉。万年不写作,复健极稀烂

关于白血球的衣食住可参照官方漫画20—22话结尾处公式书

 =============================================

 

1、

 

4989对第一次正式进食抗原残体的记忆已经模糊了,然而每次回想起来却有一幕诡异地清晰着。那个带着不少粘液和免疫细胞眼中的“结缔组织”的眼球被2626捏在手里,似乎还想透出心不甘情不愿的光来。

 

 

 

 

断肢,触须,外壳。

 

餐盘中不会再摆上豆沙包这种可爱兮兮但真的很让人怀念的东西了。

 

2001站在这个小组面前,对着一干表情抗拒的小伙子们面露难色。

 

当成髓细胞们进入杆状核粒细胞期时,配给就逐渐发生了变化。作为预备役的免疫细胞,幼体的口粮不仅无法达到成体每日能量的摄入标准,而且在储量上也不足以满足需求。

 

“因此从客观角度上讲,抗原就是你们以后的食物来……啊,我也不想像背课本一样来劝你们……”200搓着自己的老脸感觉自己快要愁的秃噜到掉头发,突然明白了在校时期为什么辅导员个个发际线不保。他拉开学弟面前的椅子坐下来,头疼地组织起措辞。“能量极高但难以入口的抗原是我们的不二选择,这是系统优化的结果,人体也不会再额外为我们创造加工配给的地方。”

 

杆状核粒细胞4989瞪着眼睛在前辈的视觉死角里吐了个舌头。他真的饿了,然而回想起上一次被2048半哄半骗地尝了一口菌体腹部的块状物,瞬间就觉得舌头已经麻了。4989偷偷觑着同伴的神色——正对面2048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2626看上去举棋不定,嘴唇蠕动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自己左手边的1146很早就是老僧入定的模样,盯着桌上那盘马赛克不知神游去了哪。

 

我当时一定是饿的眼睛都要缩水了。很久以后白血球4989在某一次进食时想。他忘了是谁最先向那盘残体伸出手的,也忘了自己是怎么有勇气再次撕咬那些块状物的。他只记得坐在每咬一口都要用左手稍稍遮一下嘴掩盖咀嚼动作的2048身边,2626捏着那个血糊糊的眼球,张开嘴干脆地咬掉了半个。

 

自幼一同成长的朋友用锋利的犬齿撕开半球体,偶尔可以看到逐渐变成小块的残体出现在2626唇齿间。牙齿、舌头、唾液。或许是因为2626过长的刘海遮挡了他的眉眼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明明只是口腔进行着最基础的消化,却让曾经亲密无间的同伴们看上去陌生又冰凉。

 

或许我看上去也是这样。4989默然想着。

 

 

 

“……9?”

“……989?”

“4989!”

“我在!!”

站在4989身后的2626见同伴终于回神,如往常一样弯起嘴角,晃了晃手中连着长管的喷头说道,“吃完了吗?帮你冲一下制服好不好?”

 

“好,好啊!拜托啦!”4989一如往常那样闭上白血球中首屈一指的大眼睛,感受微凉的清洗液从头顶浇落。脖颈上搓洗着血污的手指用熟悉的力度告诉他这是2048过来帮忙了。

 

刚才好像看见2626嘴里在嚼什么东西。

 

4989顺着力道低下头,在温度偏高的内环境中迷迷糊糊地想着。

 

只是这次他用和2048如出一辙的动作稍稍遮了一下面部动作。

 

尽管自己也不是没有吃过抗原的某些“器官”,但4989还是忍不住往下想。

 

那么是否当时2626也在黏带着血块与组织的口腔里尽力不着痕迹地撕扯着半个眼球呢?

 

水流下的4989莫名微微抖了抖。

 

 

 

 

 

2、

 

当然不是,后来得知此想法的2626只来得及说这一句便背过身、单手捂脸仰面朝天,无声笑得发抖。仿佛想起了什么极为快乐的事情。

 

2048抱臂站在一边,挑着一双好看的狐狸眼把视线从远处与赤血球AE3803姑娘再次“巧遇”的1146身上收回来。

 

我是拒绝一边尝着满嘴的血污一边游走的。2048这句话听上去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还有,2626否定的是你对他口腔环境的臆想,这种描述要是让每天看上去都要吨三斤麦茶的1146听到了,你让他情何以堪?

 

小队画风是1146带跑偏的。连2001老学长都不能幸免于难。

但是吨麦茶的习惯,追根究底其实源自2048。

 

 

 

 

 

那是他们正式服役不久时发生的事。

 

姑且不论NK姑娘,单独相较于服从指令、集体出击的KT,白血球更像是孤狼一样的存在。穿梭于狭窄的巷道,检查着阴暗的建筑,巡逻于宽阔的街道。与赤血球将近1:800的数量比使得每位白血球与自己的同伴看上去都相距甚远。

 

其实也还好。

 

比如刚从毛细血管壁游走出来的2626差一点就撞到了把自己架在边缘池*管道上休息的2048。

 

猛然看到同伴近在咫尺的睡颜,卡在两面墙之间的2626本能地向后仰去,无奈墙体可不存在什么柔韧性,2626就是拼了命也只是把脖子以上挪得远了一点点。

 

我@#¥#%&@…*%¥&总觉得吵醒他的下一秒就要死在狐狸眼的眼刀下了……

 

2626抽出一只手死死捂住口鼻。他紧紧抿着嘴唇,有些担心几个呼吸就会惊扰到正在休息的白血球。

 

碎发遮目的小伙子在叫醒同伴与悄悄退开两个选项中摇摆不定。藏在刘海后的眼睛不自主地让目光游离在对方身上。2048并腿屈膝,踩在斜45°向上延伸的管道上,右手向后折叠枕在脑后,左臂横在腹部,左手下垂的位置正好擦着腰右侧的匕首,似乎感应到抗原的瞬间就会暴起。2626简直难以把2048此时安静下来的样子与战斗中和1146无差的丧失画风关联起来。

 

对,他们4人中2048一直是把自己打理得最好的。笔直柔软的白发永远没有像4989的自然卷那样炸起来的时候;只要进入人们的视野,必定是一刀齐的发尾;每次战斗结束后几乎都是第一个找到附近的清洁处洗掉血污……

 

也许他早在潜意识中认定2048连指尖都是美的。2626不自主地咽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唾液。接着他闻到了一阵极为美妙的香味。

 

……麦茶?

 

在靠近墙缝的这一侧,一杯已经变温的麦茶被搁在墙体凸出部分平坦的地方,极尽所能地利用与环境的最后一点温差飘出袅袅热气。

 

不知怎的,此时2626非常想松开捂着口鼻的手去把自己那过长的刘海撩开,或许是蒸腾的热气模糊了本就晦暗的视野,或许是他想仔细看看麦茶的茶色,或许是……

 

鬼使神差地,2626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纸杯,送到嘴边偷偷抿了一小口。

 

2626并没有顾得上回味口腔中将血腥一扫而空的甘味,因为彼时他像是做贼心虚一般忙着重新缩进墙缝里飞快游走开。

 

 

 

“……?”一段时间后醒转的2048疑惑地打量着杯沿上带着一点点血迹的纸杯,是自己没注意到时留下的吗?

 

留着姬发的白血球在用手套抹掉和自己再喝一口两个选项上摇摆了一会儿,还是坚定地将嘴唇贴了上去——为了一点血迹弄脏手套还是算了吧。

 

 

 

 

 

很久以后当赤血球AE3803姑娘问起白血球1146他吨麦茶的习惯时,免疫细胞先生是这样回答的:

 

“这个习惯吗?在服役不久后有一段时间里,每当战斗结束后冲洗时2626都会顺便往冲洗的人手里塞一瓶麦茶,久而久之就习惯这个味道了。”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递麦茶的时候总是笑得特别开心。”


【TBC】



还有(下)的两个亲亲睡醒再肝,肝力严重不足……

如果让看官姥爷感到难吃了,万分抱歉……



评论(7)
热度(96)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