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go Tango04

好吧这次真的是全篇通烟,真的,其它CP本篇无戏份。怎么办最近安利被卖多了好想给他们开番外啊啊啊!【滚走】


【酒吧事件发生后2个小时】

处理完残局的Ultra Maguns疲惫的回到家里,他早已让司机把Smokescreen先送回去了。但即使两人见面时间那么短,他仍然感觉到Omega的情绪波动得很厉害,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今天还有什么事要发生,第六感告诉副董事。
果然,当他用钥匙打开房门的第一秒,就知道了。
屋子里弥漫的全是那一股淡淡的茶香,熟悉,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
Ultra Maguns和Smokescreen的相识并没有小言文里那么奇妙,相反那十分危险
相对于Prowl服役三年,Smokescreen要更久一些。那场动乱无非是两大政党挑起的,至今他们聊起来时还在打趣:“Uball被普妈家暴了。”战争持续了6年,死亡人数不少,但也有许多幸运儿。


两派政党总负责正是现在Aquarius和Drama的董事【这个我不说你们也知道】Optimus Prime和Megatron。
不管现在有多么和平,当时的战争总也是残酷的。狂派在科研技术方面空前的成功是博派所不能及的,但是博派更喜欢就地取材。他们通过对Omega保证他们的人生安全与公民权利的赋予应征了一大批Omega,利用其信息素扰乱狂派的战士,换做现在的话来说这大概也算得上一种游击战。当博派Alpha在正面战场抗击敌人时,Omega们就在敌后扰乱军心。
当然了为了防止两者互相影响对局势产生不利,博派最大限度地避免正规军与【游击队】碰面,另一方面培训了一批耐信息素的Alpha用于保护这些Omega,比如Prowl。
冒着如果失败那么大量Omega就会惨遭蹂躏的后果博派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换句话说,普妈家暴成功了。当然前文也说过了,博派最大限度地避免正规军与【游击队】碰面,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乏的就是巧合。
在某次战斗结束后副官Ultra Maguns被总负责派去接应Omega们,这件事本来是军医去干的,但是Rachat军医碰上了Beta50年难得一遇的热潮期——据说是为了增强生育率来着——被某个飞机头战士压在医务室里上下其手,于是导致了现在这种情况。


『副官跪坐在一棵树地下,大口喘气,周围Alpha结合前邀请的信息格外强烈。Ultra Maguns用膝盖想也知道自己下半身是怎样壮观的景象,那个诱使自己发情的Omega也好不到哪里去,抱膝坐在自己面前,抖得像筛糠一样。
“Sir,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小新兵带着哭腔开口。年轻人正匍匐着,却也不断扭动着。
哦,普神……Ultra Maguns勉强保持着理智,怎么会这样……照理说这群Omega在从后方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已经服用了抑制剂,这名士兵怎么可能……“Soldier,我需要……呃,你的、解释……”他原本希望以长官的姿态与语气说出这句话,可现在怎么听怎么不正经。“Yes!Sir!”新兵条件反射地回答着,然后被新的一股热流激得发出软软的娇吟,“嗯……呼,是,是这样的,这次行动的最后嗯啊……呃,我们被杂兵发现了,那个杂兵大概遇到这种情况的次数多了,立即启动了警报。”他狠狠扭了自己一下,继续说道,“那个时候大家已经服用过抑制剂了,处境特殊,大家在逃离时被分散开来。为了及时转移敌人的注意力,我迫使自己再次发情,用信息素改变了他们的目的地,但是,我仍然成功逃出来了,并且逃出来后再次服用了抑制剂。哦,普神……长官,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清楚……”
哦,看看那个Omega,看看吧,看看他抖成了什么样子。看他因为自己Alpha的信息素而不住地喘息,脸颊通红,浑身散发出茶味的信息素。哦,Ultra Maguns你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不过是个在发情的漂亮小伙,你看他不断战栗的身子规律地间隔一段时间便抖一抖,怎么,热潮泛上来了么?他那精致的,未被使用过的小穴此时必定在不断地泛着润滑液吧?已经完全做好了受孕的准备了呢,现在只差一个Alpha了,你不就是么?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压倒他,狠狠地撕开他的衣服,亲吻Omega特有的,白嫩的皮肤,在这上面留下属于你的痕迹。然后,然后去舔吻他的后颈,那在结合时用于吸收Alpha齿间的信息素的腺体存在的地方,并且用力地咬下去,标记他!他会因为你的粗暴而尖叫,并且为那能够缓解热潮的吮吻而迷醉,在你标记他的时候发出颤音接着!接着因为那深深的归属感而软到在你怀里,任你为所欲为——无论是吸吮他软嫩的茱萸,用修长的手指开拓那青涩的甬道,还是把自己深深埋入对方,用结将自己与对方连为一体,他会随着你的作动而颤抖,兴奋到不能自制地呻吟,规律地缩紧内壁节律性地用温暖的小穴按摩Alpha粗大的结。你还可以在此期间艹开他的生殖道,用结把自己锁死在他身体里并向他体内灌入灼烫的热液,让他怀上并诞下你的血脉……
对方的回答Ultra Maguns听了个大概,剩余时间他拼命地与自己的兽性斗争,以至于在回话时语气中含着慑人的狰狞——尽管他知道这位新兵的做法是正确的。“Soldier!你竟然不知道一位发情了的Omega在使用过抑制剂后再次发情是几乎无法再被制止的吗?”你的理论课程白上了吗?』


够了!到此为止,别再想下去了!Ultra Maguns拼命阻止自己继续回忆,他最终只是模糊地记起了那次事件给Smokescreen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基地后来就提出了训练耐信息素的Alpha的方针。虽然事件最终两人没有结合,但是在恢复过来后他被第一时间告知这某种意义上是Smokescreen第一次发情,如果只是普通制止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但事件直接导致军医不得不启用还在实验中的药物为Smokescreen抑制热潮。简而言之,这位新兵在以后可能会无意识地发出邀请的讯号,虽然概率很低,但不排除发生的可能性,并且一般Omega在发情时如果没有Alpha陪伴很容易感到惊慌因而触动某些不好的回忆,这也是这个性别比较脆弱的原因之一——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Smokescreen的状况非常非常不好。


反手慢慢合拢大门,Ultra Maguns尽量放轻脚步一寸一寸挪向卧室——Smokey应该已经睡着了,并且睡眠质量不好。副董一点一点压下门把手,悄悄推开门,将脑袋偷偷探进去。果然,宽大的双人床有一边蜷缩着一个裹着空调被的黑影,走的越近,茶味的信息素便越甘甜。几乎是克制不住的,他在床边立定,伸手仔细地用食指和中指将爱人面上垂落的一缕蓝色的碎发挑至耳后,并在过程中无意识地蹭了蹭对方的脸颊。
直起身体,这位乐团的指挥家拿好换洗衣物匆匆进入卫生间冲洗,他迫切地想要回到爱人身边。再次回到床边之前Ultra Maguns瞄了一眼时钟,已经是凌晨3点了,。看Smokey这样子,还是给他请个假吧,不,给我们都请一个假。
快速编辑完短信,他将手机随意甩在床头柜上,掀开被子躺上柔软的席梦思。
床垫因重力而产生的下陷弄醒了Smokescreen,准确的说,他其实没有睡着。感受到身边传来Alpha熟悉的气息,他翻了一个身,将脸埋进对方胸膛。
安全。
黑管乐师右手环过指挥家的脖子,左手将爱人的一只手捉进自己怀里。
暖和。
“Ultra Maguns.”
“嗯。”
“我错了。就像以前在军营里那样。我错了。”
“嗯。”
“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嗯。”
“我害怕。”
“我在。”
“我觉得自己很脏。”
“永远不会。你是我的。”
怀里渐渐传来抽泣的声音,指挥家心疼地用空闲的那只手揽过乐师的腰,一下一下在其背部轻轻拍着,用低沉的嗓音传递出无限安全,“睡吧。”他看着越来越亮的窗外,无声地叹了口气。
【TBC】

评论(12)
热度(29)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