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go Tango02

我是一只小弱渣,咿呀咿呀哟~
【1:47】
“……”银色子弹快要喝完了,乐队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在平常——按照那些小姐的说法——这个时间点乐队是要轮班了。
再这样下去大概天亮都找不到大哥和弟弟了,Prowl有些烦躁,准确地说,即使找到了银霹雳他可能在下一秒就睡着了。
“啊……炉渣。”埋在心底里的怨念被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了出来,Prowl转向左边。
Stranger.
Red eyes.
Dangerous.
他露出了典型的“评估”的神色。来者看上去不怎么低调,右耳上那一枚紫色的“D字母”耳钉充分说明了他的身份——Drama公司成员。
这里又要补充说明了:Aquarius乐团,Drama公司。两大盛产star的集团。
前者以其集体活动闻名遐迩,维也纳,奥地利,丹麦……只要是他们的音乐会,座无虚席。好吧这样有些夸张了,至少对于那些自喻为高层社会人士的人们,听一场这样的音乐会是他们暗示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的方式。
而后者,正如他们的公司名称——drama,戏剧性的事——确实是个令人众说纷坛的集团。该公司主要出产娱乐明星,但是出产的明星似乎并不怎么受控制,比如最近单飞了的面膜【封面模特】Starscream;早就领证公开出柜的Knockout和Breakdown,双B制服组,嗯哼?当然还有他们的经纪人Shockwave和Soundwave。忙于和乐团抢场次的Alpha董事Megatron不止一次地收到【贵圈真乱】的好评XD~
贵圈乱是乱,但这永远抵挡不住FFF团的痴汉力!
好吧作者扯远了。没办法,谁叫她是小弱渣。
那个莫名其妙靠过来的陌生人还不至于醉成一滩烂泥。灰黑色的刘海零零碎碎地散在额头前,在眩晕的灯光下投出凌乱的影子,模糊了他的脸。
我打江南走过
那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地开落
Prowl脑子里莫名其妙冒出这两句诗。
这他渣的就是个错误!这炉渣身上还高调地散发着Alpha同类的气息,让他反感得很。
Prowl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却不料那人一掌拍到自己肩膀上,“喂……伙计,”他含糊不清地说,“介不介意把自己从那一堆小婊砸里冒出来?”听似粗鲁无礼的话语却恰到好处地解决了Prowl的困难,他周围的Beta在自己表现出想要与来者长谈的暗示中白了对方几眼,扭扭腰臀走了。
Prowl长叹了一口气,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与对方对视——那个人其实一点都不醉,他手上的酒杯里液体仍然满满当当。他的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右腿架在足尖轻点地面的左腿上,黑色哈伦裤随着这个姿势所扯出的褶皱在灯光下勾勒出并不怎么和谐的弧度,支在吧台上的手小幅度地摇晃着酒杯里的蓝调。看上去卖相还可以,这是Prowl对他的评价,大概是D公司的又一个活招牌——他是说,培养中的。“我注意到您盯着乐队很久了。”他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
“是的,我正在……”
“乐队里有两只可爱的Omega.”不等Prowl说完,对方便擅自截断话头,顺便用不友善的目光瞥了一眼部分打算继续贴上来的Beta,将他们的想法一一扼杀在摇篮里。
卧槽,我家那个黑管乐师不会混到这里面去了吧?
对方并未觉察到Prowl的情绪波动,抿了一小口蓝调,“这家酒吧的卖点不是么?”
这个人没有给Prowl作答的时间,而是独自进行着这场谈话:“啊哈?一个鱼龙混杂的酒吧?一队由看上去软萌易推的Beta和Omega组成的乐队,这本身就足够成为噱头了。谁都知道Alpha的出现意味着什么——金钱与地位!况且——”
“——况且是两位Alpha!”话头再次被人夺过。两人的视线被明黄与火红所占据,纯棉长袖T恤加黑色马甲,黑色的韩版休闲裤上挂着许多银色的金属链链,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有着相似的面容,嬉笑着向调酒师索要玛格丽特,占据了Prowl与另一位Alpha之间微妙的距离。“Sideswipe!”与红衣年轻人并肩的他的兄弟招呼着对方,进行着属于他们的谈话,显然刚才那句话并不是为了加入Prowl他们的交流。
那些蜂拥到吧台的年轻Beta们背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向调酒师嚷嚷着自己的那份酒水,看起来活力无限。
“我是Barricade.Drama新秀。不得不说我的预测是正确的,今天不止我一个Alpha,也不止我们两个。Aquarius的成员,如果你打算在这些年轻人之中钓一只Omega,别和我抢那个黄色夹克的小可爱。”
语不传六耳。
不愿纠结于那人的莫名其妙,Prowl轻轻点了点头算做回答,开始在附近的人中寻找自家弟弟。


银霹雳在队尾与一位反戴鸭舌帽的小伙子交谈甚欢,“Cliff,你不知道今天的Bee的长笛吹的有多棒,我真是甘拜下风。”
“你的小号也不错啊。”
“唉,你不知道,酒吧这种场所,不适合我的小号。我更希望去我哥哥们的乐团。”
“你哥哥?Hey,我看那位走过来的先生就和你挺像的,他该不会是你二哥吧?”
“开什么玩笑,我二哥他怎么可能……哇去!”


“⊙﹏⊙”
“←_←大哥呢?”Prowl觉得自己到现在还能有【不宜操之过急】的心态真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好吧他还是为了保持形象。
“大大大大哥30分钟前去厕所了!”抖成一团的银霹雳几乎是毕恭毕敬地回答。
“到现在还没出来?”Prowl放柔了语气。
“没有,他说他出来会再来吹一曲,所以我们今天吹得久了一点。”缩灰色马甲里的年轻人开始东拉西扯以达到转移话题的目的。
“……”自家二哥没有说话,而是利落地转身冲向厕所。
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Prowl掏出手机给副董打电话。
“副董。”
“找到了吗?”
“我哥……在SR的卫生间,30分钟未出来——哦抱歉!——我建议你赶紧过来,我怀疑出事了。”
Prowl挂断电话,向刚才不小心撞到的人再次致歉。
穿着黑白运动服的男生微笑着摆手,同时说着“先生去忙吧”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Prowl瞥了一眼后知后觉地跟上来的银霹雳,快步走向卫生间。
但却有那么一丝杂念溜进了他的脑袋,刚刚那个人似乎背着萨克斯管?他大概是换了一套衣服么?不管怎么说,他带着护目镜的样子……很迷人。
我在想什么呢?!
【TBC】

评论(6)
热度(18)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