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挽歌08·梳理(B记|白赤|2648)

本章快闪:巨噬老师,白血球老师

难得被自己写的白赤甜到

戳世界观

戳人设表

地区划分见文末


 ===========================================================================

08.梳理

 

【B区人工哨兵培训基地教职工公寓】

在他的学生敲门之时,1110——嗜中性球预备役支队的辅导员——正在整理公寓书房内一整个书架的相册。下一批预备役学生名单将在半个月后送过来,在那之前,他有时间和伴侣——负责培训人工向导巨噬细胞小姐,分享一段平和清闲的时光。

 

他们是标准的双职工化伴侣。培训基地为了保护人工向导,同时预防人工哨兵发生意外,在设置辅导员时都选择了同一种特殊人种。巨噬细胞以及和她同期的姐妹们都是哨兵,1110则是嗜中性球编队退役的哨兵。也许是因为药物关系,人工哨兵并没有严重到会发生冲突的领地意识,他们自确定身份起,就是社会的工蜂。这也让双哨兵配偶成为可能。

 

厨房里电灶上煮着的咖啡逐渐弥漫出一股醇厚的香味。巨噬细胞握住咖啡壶的手柄,一边稳稳地将茶壶放在左手的托盘上,一边朝门口温温柔柔地通知:“请稍等一下~”她端着托盘在狭窄的厨房内轻盈地转身,宽大的裙摆飘起一个带着香风的弧度。哨兵女士将托盘放在铺着镂花白布的餐桌上,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又抚了抚鬓角,踏着小碎步跑向门边。

 

“巨噬细胞老师~!”巨噬细胞才打开一点儿,就有一个熟悉的人影灵活地侧身钻了进来。2626稍稍躬起背,举起右手做了个“打搅了”的手势,笑嘻嘻地朝老师问好。

 

“哦呀,是……U-2626号同学?”巨噬细胞稍稍怔了一下,很块用手掩住嘴温柔地笑起来。已经比老师高出一截的人工哨兵乖乖弯下腰,任由巨噬细胞揉着他一头乱蓬蓬的白发,就像一只乖巧的大型犬。

 

“快请进吧~一杯咖啡,加两勺牛奶一块方糖,好吗?”巨噬细胞示意曾经的学生随意搁置他的行李,自己转身取了两只白瓷杯倾倒深褐色的饮品。将其中一杯递给2626,哨兵女士端着另一杯朝书房走去。

 

“1110?暂且放下那些宝贝相册吧,2626来拜访我们了。”

 

书房门后传来一声闷闷的“是嘛”,不一会儿1110便夹着两本相册从门后钻了出来。辅导员的样子几乎没怎么变,他接过伴侣手中的瓷杯又笑着道谢,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位老师在训练场上能露出多么狰狞的表情。2626条件反射,放下杯子“腾”地就立刻站起来,还习惯性地摸了摸头顶想要调整军帽,结果只摸到自己乱蓬蓬的头发。

 

“哈哈哈哈哈我有那么可怕吗?”1110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将手里的相册搁在茶几上。2626见状挠了挠头发,跟着笑:“报告,比效应T部队的KT队长好太多了。”闻言,两位辅导员都笑了起来。

 

“那么你是获批了休假?”1110退伍多年,却依然有着军人时期单刀直入的习惯,“别是和我们区的首席哨兵一样擅自离岗吧?”

 

“怎么可能,我再过分也不过是把2048的假期一起批给我自己了而已。”2626往自己的杯子里又丢了一块方糖,小声嘟哝,“但愿短期之内他不会知道这个消息——我的下一个外勤在E区,刚好方便我拜访母校。”

 

“难怪,”1110点头,转头拿起茶几上的一本相册,“你来的时候我还在整理相册,你看这张。”辅导员递过来一本翻开的相册,右边那一页上四位制服统一的男孩子尚是年幼的模样。1146专注地填着寝室门牌卡,2048握着蜡笔正扭头看着敬礼敬得歪歪扭扭的4989,2626自己则在4989身边转悠,帮同伴矫正动作。

 

“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很腼腆的小家伙呢。现在性格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也不过是从小可爱变成了老变态而已。年轻人在心里自黑。

 

是刚报到那会儿。2626无意识地笑起来,巨噬细胞和1110两位老师的声音在他的听觉里逐渐淡下去,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沉浸到相片之中。

 

这张是……低年级的一次水平考试。大家还不会熟练使用基本格斗术,所以都瞎挥舞着拳头拖延被辅导员撂倒的时间。

 

这张是和酸酸初次见面的时候一起拍的,当天没有找到“前辈”所以大家看上去都很沮丧……

 

这张是嗜碱性球前辈带大家一起乘船时候的照片。

 

这张是期末考结束的当天因为没有按时就寝被罚的……

 

这张是中年级的升学合照。

 

这张是进入研修期的时候好不容易凑齐人数的聚餐,为的是庆祝嗜碱性球前辈顺利入职。

 

这张是……

 

照片里年轻的实习生正站在洗手池前冲洗自己的头发。

 

 

 

有那么一瞬间2626是知道自己进入了神游的。但是他控制不住,没有人告诉过他【井】中会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它们排列成漩涡的形状,就像是在极点处拍摄的星空一样漂亮,让2626不由自主地一步一步往【井】的方向迈过去。

 

有什么熟悉的对话在发生。有什么……有什么他一直回避的事情。

 

 

 

【你难道不觉得你自己很过分吗2626?你凭什么来干涉我的意愿?】

 

【2048你是在误解我,我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要侵犯任何人的隐私……】

 

【那你就让另一个人来侵犯是吗?把我逃掉这次精神梳理的事直接告诉医务室而不是先找辅导员?你知道医务室那群人怎么对我的吗?】

 

【但是我们这些人工哨兵必须定期接受精神梳理这是规定,不能因为实验污染让我们对此产生排斥心理就逃避它啊。要不然总有一天我们会因为信息洪流死在神游或者狂化里的。】

 

【我自然不用你提醒大家都是“污染”的受害者。我也没有说要逃避精神梳理,我只是有自己的方式——那些人做的精神梳理,你难道不觉得疼吗?】

 

【你在逃避问题,2048.人工哨兵在精神梳理时感受到疼痛是因为实验想要达到的“消除神游”这个目的变成了“排斥精神抚触”,所以我们才会……】

 

【我不需要你在这里给我掉书袋,老好人。听好了,我不想,也不会任由自己的思想被扒光了赤裸裸地站在一群人面前。他们在控制我!你难道不会有这种想法吗?他们可以仅凭少量的接触就知道你握笔的姿势,格斗的习惯,甚至是衣服鞋子的尺码!我们是狗吗?!】

 

【那么我说的直白一点,你更愿意在战场上由于杂乱的精神而被敌人偷袭成——哇啊!!】

 

【等你有一天有了那些不可告人的念头,你就会站在我这一边了。】

 

 

 

巨噬细胞和1110紧张地盯着长久不出声的学生。他正慢慢地抬起手来,一下一下地拍着自己的头发,好像那些发丝都黏在了一起似的。他还时不时做出用手指从头发上摘下东西的动作,然后甩着手仿佛想要甩掉什么。2626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杯茶。

 

“他‘恍神’了。”1110迅速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医药箱的所在地小跑过去,“看住他。”巨噬细胞屏息凝神,仿佛下一秒就会扭住2626的手臂把这位学生按倒在地上。

 

2626对两位老师的行动毫无反应。他拍打完头发,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接着突然开口,以一种近乎机械的音调发声:“我为上次的行为向你道歉。我认为你说的很对,下一次我会和你一起抵咳咳咳……”人工哨兵拼命咳喘起来,用力之猛仿佛要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

 

1110适时地收回了凑在2626鼻下的嗅剂瓶。耐心地等待着学生平静下来。但即便对方之前的反应如此剧烈,这位辅导员也不会进行不必要的嘘寒问暖。他立刻发问,不给对方任何组织心理防线的时间。

 

“嗜碱性球进入小组后也没有改掉你们这个逃避精神梳理的习惯吗?”

 

2626看上去有些回避:“前辈做的很好,能平安度过研修期全是他的功劳。但是后来上级不断地在调动他的岗位,时间表糟得一塌糊涂。精神梳理没办法规律进行。辅导员你也知道,组织上一直在干扰前辈和嗜酸性球的事。”

 

“唔……”1110若有所思,“那你呢?你的那些想法和2048说了吗?”

 

2626转移视线,假装对未看完的相册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深柜不公开又不会死……”扛不住1110充满威压的视线,2626吞吞吐吐,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等你有一天有了那些不可告人的念头,你就会站在我这一边了。】

 

2048说的没错。他将手里的相册又翻过一页,在心里默默想着。

 

 

 

接着,2626的视线被相册末页的一张黑白照片吸引住了。

 

一位年轻的军人。说得更详细些,一位身着白血球编队早期制服的,军人。

 

那时候白血球编队并没有完善的身份信息识别机制,他们只是简单地佩戴臂章以便与其他部队区分开来。照片上的人扣着的帽子将他的碎发压下来。前额左侧那一块儿头发较其他地方长一些,似乎对他左侧的视野有些干扰。军人的脸颊上还带着些许擦伤,嘴巴抿成一条直线。他并没有整理好军装,只是当做外套一样敞着拉链披在身上。敬着一个标准的军礼。

 

和1146好像,只是没有1146那么长的刘海,瞳孔也比1146小一些,最重要的是整个人的气场看起来没有1146板着脸的时候那么恐怖——顶多是不太友善而已。

 

这是2626的第一反应。接着他把目光落在相片下边缘的一行小字上:

 

纪念B区伟大的黑暗哨兵——1116号。感谢他为B区做出的所有贡献。

 

 

 

“……”2626趁两位老师再度察觉异样前极为自然地合上了相册,接着瞅准时机将1110辅导员的话头截断在最开始的地方,“留在维修点的腕表应该已经被那边的师傅起死回生了。两位辅导员,谢谢你们今天的招待,等我出完外勤,希望可以再来拜访。”

 

2626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教职工公寓,他担心自己再多停留一秒就会被两位老师发现自己隐藏的秘密。

 

好了,现在“目击者”有了。

 

 

 

*******

 

 

【E区药科大学遗址·图书馆】

 

被炸毁的校区内唯有图书馆是幸存之地,尽管三层以上的建筑像是被削去了半个头盖骨似的残破不堪,地基相对来说却是完好的。两人将图书馆改造成临时的实验室,又经过巨核球同意,在对方负责的教学区内拉出一部分电,总算为实验创造了基本的环境条件。

 

 

 

“先试试看三羟基苯甲醛,如果不行的话就再用第二条途径合成——当时为了公选分来参加的小年轻都什么科研精神啊,12份手稿十二种说法。我缩了半天才折腾出3种合理的。”记忆细胞有些焦躁地扯松了深紫色的领带,翻来覆去地修改手上的笔记,“为什么Reformsky反应公式他们会得出γ羟基酸?他们到底怎么毕业?”

 

B细胞放弃还没清洗过上一种Buffer的量筒,无视了记忆细胞“烧杯量取误差太大了”的警告直接拿烧杯去盛蒸馏水:“我哪知道……反正我做的是对的就行了。”他将盛了水的烧杯从右侧往身后递过去,“要是没到或者超过五十毫升你来找我。”

 

记忆细胞将信将疑地接过烧杯,转头找了个干净的量筒倒进去检测。

 

哦豁,凹液面中央最低点完美地与“50”刻度线相切。

 

强,无敌。

 

记忆细胞服气地把蒸馏水递回去,干巴巴地回了一句“然而你并没有做实验报告,这也就是我们没办法直接从中断处直接开始而要靠我重新推断的原因。”

 

这个这个……好像很有道理。哨兵涌起一股想要苍蝇式搓手的冲动。他想了想,转过头捏出一个义正辞严的表情,一本正经地对向导说:“所以说我能不能在项目上大放光芒,就全仰仗记忆细胞先生的知识储备了!——虽说你在实验操作上的失误真是多得男默女泪……”

 

“给我把后面半句话吞.回.去!”

 

 

 

 

记忆细胞/B细胞是个大佬/鬼才。

 

共事几个星期后提起对方的名字,两人脑海中皆是相同的评价。

 

工作是检验一个人真正本事的最好方法。记忆细胞的逻辑就像是一台精密的质检仪,以最高的效率直接从理论上筛选实验途径,被划得五颜六色的笔记本容纳了将近十多个书架的内容,还有一小块口水渍——B细胞表示他真的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而B细胞,人形自走分析仪,大部分的称量过程直接被他用手感代替,不必要的测量数据被统统模糊掉。什么?合成?这一个烧杯底的反应物全加进去,化学平衡懂不懂?什么?减重称量?共三份0.02克的样品的话我先称0.07克和先称0.15克有区别吗?气密性够好了凡士林不涂也没事的——

 

托二位的福,实验进展极其迅速。

 

 

 

 

基础药品的供应不是最大的问题,毕竟生产商并没有因为药科大学被炸毁而破产。实验仪器才是最严重的。恐袭中损失最大的就是实验楼,几乎全部被夷为平地。前三周他们几乎把时间全部浪费在制备前期样品和维修囤积在医务室顶楼的“退休”工具上——这使得忙于搜索废墟的1146与3803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帮忙。也让几人有机会一同处理午餐问题——巨核球所在的校区食堂为五人慷慨地提供了午餐。

 

看到4989顶着一头被扎得五花八门的小辫子进来的时候,1146差点打泼了一整杯麦茶。

 

“诶嘿嘿……”4989看上去乐在其中,表情荡漾,“血小板们午睡的时候需要把头发散下来,小姑娘们拜托我保管一下……”

 

你可以把发圈套在她们手腕上。记忆细胞咬着筷子深思熟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这句话咽回去。

 

B细胞又往嘴里塞了一个三文鱼手握,心不在焉地听4989喋喋不休。

 

“……总之‘碎片向导’还真是厉害啊。每个人都是精神屏障的一部分,但每个人不是完全贡献于精神屏障。”4989捏着筷子手舞足蹈,“我从来不知道人工向导可以用这种方式构筑精神屏障——这样说可能有些冒昧,3803小姐,单独一位人工向导应该无法创造精神屏障吧?”

 

上午的工作量有点大,而过了饭点的食堂为了省电关了电扇,3803热得昏昏欲睡,好几次筷子都夹不起菜,连咀嚼看上去都有些怠惰。此刻突然被点名,姑娘连忙用力搓搓脸认真回答对方的问题。

 

“的确是这样……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接受哨兵的情绪反馈,精神梳理什么的也必须通过皮肤接触才能进行。投射和屏障就更不用说了哈哈哈……”

 

她看上去并不为自己的缺陷而烦恼,1146含着一口麦茶默默地想。

 

“她们就像——那个那个,食罩篮!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撑开一个属于整个群体的精神网络!”4989继续比划,“我猜要是B区把这个投入到前线的话,那么电磁干扰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而且精神网络不会很强,让我们这些人工哨兵感到疼痛。”

 

“4989,你的比喻很差劲。”/“那也就是说我们的阻断剂和‘碎片向导’的用处差不多?”

 

1146和B细胞同时出声,听上去毫无针对性的言论在现场两位敏感的向导耳朵里可全然不同。委婉的表达和有些尖锐的言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B细胞反馈过来的情绪里有嫉妒的成分。也许是在不满自己的项目和另一个区域的计划重叠性过高。

 

“克罗布菲托试剂是A区重要的筹码。”记忆细胞轻轻顶了B细胞一句,悄悄投射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暗示指令。

 

3803也摆着手圆场:“她们还是小姑娘,不可能让她们上战场的。”

 

B细胞有些不甘心,凑在记忆细胞身边小小声地说道:“明明就是一样的东西,如果阻断剂带上一点点无害的辐射的话,就可以有效阻断D区的精神网络……”

 

记忆细胞瞥了他一眼:“大胆的想法,但你得考虑人类因素——比起这个,你不要的话最后那块培根卷就归我了。”说罢伸长了筷子去够寿司。

 

“诶诶诶别别别我吃我吃——”两个人的筷子撞在一块儿,B细胞的注意力转移了。

 

 

 

最晚到的是4989,最先走的也是4989。大男孩儿最近的作息完全被他保护的那群小姑娘控制住了。记忆细胞和B细胞记挂着实验室里大龄工作的、不怎么灵敏的搅拌杆对实验的影响,也匆匆告辞了。

 

一时间食堂里只留下1146和3803两位。两人还掉餐盘,抓紧时间往药科大学的行政楼遗址赶去。

 

即便入秋已久,正午的骄阳依然不曾懈怠。日光从后背深深地拥抱着每一个行走在地表之上的人,炙烤着他们的意识。

 

1146脱下手套,将掌心按在左眼之上,试图用微凉的体温舒缓视觉疲劳。炎热的天气加剧了感官的混乱,而他的本能一直在抗拒精神梳理这个选项,哪怕在离他三步开外的地方就走着一位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工向导。

 

1146松开手,缓缓地睁开眼睛,以便自己的视力能够一点一点适应毒辣的阳光而不至于因太过刺眼让本体陷入神游的危机。免疫墙自卫战的执勤和搜索废墟两个任务之间的时间咬合得太紧,以至于除了AA-5100提供的基础抚触外,他找不到任何时间去做一次正规的、全套的、每个从墙外回来的战士都必须完成的精神梳理——尽管那很疼,但至少可以保证他在下一次执勤前感官性能无虞。

 

更重要的是,嗜碱性球前辈的岗位好像又要变动了,这次似乎是要调到空军基地。这几天都在三四个政府部门里递交材料审批表格,忙的像陀螺一样歇不下来,连嗜酸性球也只堪堪见了一面,更不要说帮他们几个做精神梳理了。

 

“……!!”模糊的视野里有一个鲜艳的赤红色块正朝着和行政楼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1146紧赶两步,伸手轻轻拍了拍3803的后背,示意她掉头换个方向。

 

向导姑娘似乎是有些惊讶地看了自己一眼。她好像重新审视了自己手里的地图,接着手足无措地向着自己道歉。她扶着一旁的墙体跨过几个横在地上的路障,回到了正确的方向上。

 

1146抬脚重新跟上去,却是猛地一个趔趄,直直向前摔过去。眼前明暗交错,仿佛白天与黑夜在不断地轮转。

 

“1146先生!!”3803反应极快,她扭头看到突发情况的下一刻立刻向自己的右后方退了一小步,微微向前弯腰,用背部撑住了后方倒下来的重量。3803训练有素,她熟练地将1146的左臂搭在自己的肩上,用左手拉住垂挂下来的小臂以平衡体势;右臂向内夹紧,小臂上举,虎口张开往上托,准确地卡在哨兵下颌的位置。向导从这个角度施力,稍稍托起哨兵的头部,接着保持姿势等待对方延迟了的运动神经跟上大脑的指令,调动双腿站到正确的位置。

 

1146大口地呼吸,试图将自己从混乱的边缘拽离。他试图降低自己的心跳速率,然后及时借力站直,但是他的手臂被拽住了,另一只手能借力的地方就是眼下自己半倚着的向导姑娘。1146这辈子到目前熟悉的女性大概只有NK自由军里姐头一样的同阶军人外加一个视作妹妹的嗜酸性球,一时慌乱地像个没成年的毛头小子,手都紧张地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过这似乎反而方便了向导。当那只陌生的手贴到1146的下颌上时,人工哨兵感到周身的温度突然降下来了。

 

“……什么?”等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重新站直了身体,仿佛刚才无事发生过。

 

视野里的3803看上去有些紧张,眼神都不敢对上。她开合了几次嘴唇仿佛在组织语言,接着鼓起勇气再次开口:“啊……我是说1146先生要不要申请一下先去做个梳理……?E区留守的向导应该还是有不少的。工作的话,进度暂时放缓一次大概也不要紧?”

 

“3803的话也是经过训练的吧?我好像没有舍近求远的必要。”糟糕,怎么突然说瓢嘴了。

 

“但是刚才4989有说你们会感到疼痛啊……可能自然向导会好一点吧,我猜?”

 

果然,我就知道4989刚才的话——那种无意识否定他人价值的话——她不可能不放在心上。1146认真答复道:“这和人种没有关系,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过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3803,我可以劳烦你一次吗?”

 

“诶?”向导姑娘怔了怔,很快理解了对方是在向自己申请精神梳理,“当然没问题!”

 

她扯掉黑色的露指手套塞在裤兜里,伸出双手虚虚地拢在1146两侧的耳后,又突然不放心地补充:“呃呃……我也不是很专精的人才,大概,大概也不会让你很痛吧……”

 

1146并不愿意想象接下来的疼痛,狠了狠心按住3803的双臂,将对方的手贴在了自己耳后的那块皮肤上。

 

 

 

好凉爽。

 

 

 

那是力与美的杰作。

 

参天古木优雅地舒展着自己的枝条,枝叶茂密繁盛,一簇堆在另一簇之上。树根盘绕,木节交错,裸露在外的根系看上去遒劲有力;扎入泥土之中的,早已深深抓住了足下的这块土地,如同这片世界的血管脉络。

 

这占据了整座孤岛全部土地的树。

 

3803在树根与树根之间艰难落脚。尽管这棵巨树会在第一时间震撼所有人,但她仔细观察,就很轻易地发现那些繁茂的树叶有很大一部分都枯死了,只是依旧停留在枝头,不肯轻易落入泥土中被遗忘。

 

3803向前伸直了手臂轻轻撑在树干上:“该干活啦,小家伙。”她轻声劝慰着。她的袖管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只一会儿,一只毛茸茸的精神向导就顶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钻出了袖子,三两下窜上了树干。

 

西伯利亚鼯鼠——又称小飞鼠,它在桠枝间灵活地上蹿下跳,顺着一溜树叶滑到梢头,再依着自己的惯性直直地从树梢飞出去。它熟练地伸展四肢拉开腹膜,在大片大片飞舞着的落叶里稳稳地从一个枝头滑翔到另一个枝头。

 

阳光伴着金色的落叶雨从枝叶之间的缝隙里溜进来,投下斑驳而细碎的亮块儿。3803眯着眼睛扬起脸,享受这阳光的爱抚。

 

“愿意上来坐一坐吗?”

 

 

3803朝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离地面不高的一节较粗的树枝上,1146正向着自己伸出一只手。

 

“诶……?”1146先生并不感到排斥吗?“那么……打扰了!”3803握住了那只向自己递过来的手。

 

 

 

我并不感到疼痛。一点儿都不。

 

1146这么想着,手上用力,将向导姑娘拽了上来。

 

 

 

 

 

 

 

小飞鼠再一次从不知道哪个树洞里把脸挤出来。

 

这地儿太好玩了!!!四通八达的!!!

 

它的脸撑满了这个洞口的尺寸,小飞鼠干脆用脸把自己挂在这一节空心树干内,懒洋洋地打算休息一会儿。

 

 

 

在小飞鼠正对面的这节树枝上,苍鹰谨慎地盯着这个奇怪的猎物。

 

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它只有一张脸?

 

另一只精神向导偏过脑袋伸长了脖子凑到小飞鼠面前仔细观察。

 

 

 

 

 

“叽叽叽——”

 

这声音可谓凄厉。1146本能地抬起头,正好被从树枝上跳下来的小飞鼠抱了个满脸。

 

把整只鼠都裹在“主人”脸上的精神向导被苍鹰吓得抖若筛糠,下一秒又被自己抱错人的这个事实震惊得整只鼠都不好了。

 

小飞鼠不顾三七二十一蹬着1146的脸就往另一边蹿,跳到3803身上后瞬间就从她的领口滑了进去。

 

看着1146略有点受伤的表情,3803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TBC】





西伯利亚鼯鼠:

评论
热度(16)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