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挽歌番外】休息日

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开心~ooc傻白甜什么的,当然是小酌怡情啦【为自己爆炸的文笔找借口x】



============================================================================


五个工作日的在校值班加上一个星期六的大睡特睡,还有一个星期天的记忆细胞预约的心理咨询——它们共同构成了这对哨兵向导单调乏味的一周。

 

今天是星期天。而B细胞睡过头了。

 

被拉开的百叶窗将晨光尽数纳入室内。B细胞搂了搂怀里的挪威森林猫,闭紧眼睛难受地皱了皱眉。

 

“汪呜!”拉布拉多寻回犬绕着他的单人床来回跑个不停,时不时把前肢架到床上伸长脖子去舔哨兵的脸。夹在中间的长毛猫冷漠地任由自己被挤得差点变形,在B细胞伸出手去拨开狗头的前一秒一爪子呼上去。

 

“喵呀!”长毛猫气势汹汹地从B细胞怀里滑出来,轻巧地跳到地上追杀大型犬。

 

……冷。

 

失去抱枕的B细胞在秋日的冷空气里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被子。他闭着眼睛开始规划起这无聊的一天。

 

早晨六点半的时候记忆先生会出去遛狗,七点十五回来,带着楼下早餐店的热豆浆和包子——向导记得自己已经吃腻了豆沙包,肯定会带茶树菇包。七点半的时候开窗换气,顺便等赖床的人被冻醒——夏天的时候是被热醒。接着,在B细胞窝在盥洗室一边瞌睡一边拖拖拉拉地刷牙的时候,记忆先生会在一旁对着镜子打领带。打完领带顺手揉一把B细胞的头发,踩着八点钟楼下响起的鸣笛声走出屋子。

 

他们很少有时间独处一整天。

 

然后我拎着早餐重新躺回床上,然后一边啃包子一边刷2个小时游戏,然后起床去折腾周五拖欠的实验报告——记忆先生绝对不会来帮我的,然后叫外卖午餐,然后……咦?好香?

 

哨兵突然睁开双眼。

 

B细胞抽抽鼻子,浓汤的香味。可以轻而易举脑补出老电影里英式贵族用早餐时的场景。

 

记忆先生今天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不是,这个点他还没出门吗?

 

哨兵从被窝里溜出来,踩着毛绒拖鞋轻手轻脚地打开卧室的门。从搬进来的第一天就开始荒废的厨房里传来些许响动。B细胞侧耳听了一会儿,仿佛是铁勺搅动的声音。

 

记忆先生在做早餐……?

 

他把手放到移门上一丁点一丁点地推着,厨房内向导小声嘀咕的词句也溢出来钻进B细胞的耳朵里。

 

“文火慢熬10分钟,再试味……盐可能……可能……”

 

当向导整个背影都进入B细胞的视野的时候,年轻人不得不颤抖着手弯下腰来掩饰自己的反应。他的向导穿着一件粉色的一次性围裙,系带在后腰上打出一个完美的蝴蝶结。左手端着一只试味碟轻轻晃着,右手握着长柄汤勺在锅里搅拌。身侧放着一本翻开的书,再旁边是两瓶温好的开了盖的牛奶。偏消瘦的身体被包裹在这该死的布料里看上去一点儿都……都……

 

人在不清醒的时候任何行为都可能无比OOC。

 

太有冲击力了……我的首席向导啊这太有冲击力了……我天我……B细胞你控制一下你自己啊你现在就像个啥也没尝试过的愣头青你清醒一点!!!

 

我应该走过去直接抱住他吗?不不不,我怕我会被受惊的记忆先生泼一脸的热汤,我还不想青年毁容。早期服役时的经历让记忆先生的条件反射极为恐怖,肢体接触甚至会引发蝴蝶效应。所以呢?

 

B细胞选择先敲敲门。

 

“……嗯?小B你这么早起了?”记忆细胞一边翻动书页一边头也不回地问,“不多睡一会儿吗?”

 

怎么回答?我套着睡衣趿拉着拖鞋一大早被香醒脸也没洗牙也没刷一大早冲进来视奸我的向导?

 

“我……那个……记忆先生今天不用去做心理咨询吗?”他挑了个被遗忘许久的问题。

 

记忆细胞把食谱推得远了点儿解着围裙回头看了一眼哨兵:“今天树状细胞有事,好像是临时例会,咨询暂停一次。”

 

“所以你瞧,我偶尔也给自己折腾点儿事做。”向导朝灶台摊摊手。

 

“……噢……”这话怎么接?要是这时候是一点就着的MAST师姐就好了,反正我怎么跟她对杠都没关系,大不了被文件夹追杀,根本不用在乎措辞和语气。但比起这点困难,B细胞有更大的麻烦。

 

他希望向导能够更多地……碰碰他,要么允许自己可以主动碰向导。确定关系的一对哨兵向导总是更希望通过肢体上的触碰传递情绪,向导能获得更鲜明的反馈,哨兵则能够及时表达自己的求助。

 

不,那并不是什么大动作。只是普通地抓住手臂或者偶然地碰到膝盖之类的,都可以。要不然更简单一点,摸摸头,就像每天早上那样。只可惜记忆细胞是个例外,曾经超负荷地接受情绪反馈让他非常抵触这些,即便对方并非当时的搭档,但记忆细胞还是会很快地带入情绪。

 

“小B?”记忆细胞见B细胞一脸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他又喊了一声,“小B?”

 

“你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太对,”向导把手里的围裙揉成一团扔到桌上,露出和B细胞同款的睡衣。他朝着哨兵的方向走去:“你要是不方便说出口的话至少让我感受一下情绪反馈?”说着他抬起手来想要抚上B细胞的额头。

 

“?!”B细胞反应过激,他后退了一大步急急忙忙地冲记忆细胞摆手,“呃,我没什么……事,真的,就是哇啊——”后脖颈上突如其来的冰凉着实吓到了他。始作俑者仍旧保持着左手的位置,右手抚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自顾自说话:“我倒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今天会不像平时那样表现出对精神抚触的需求来……”

 

“为什么这么忐忑?还有心事重重的样子。说真的你这反应有点儿可怕啊,要是连你都不认可我的精神抚触的话我怕是找不到其他能认可我的哨兵了。”

 

“毕竟在你情绪反馈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感到抵触——诶诶诶??”

 

B细胞的又一个大动作差点没让记忆细胞像猫一样炸起毛来。哨兵伸出双臂环过向导的肩膀将对方严严实实地圈在怀里。年轻人把头重重地落在另一人肩上,旋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记忆细胞感受到那阵气流拂过脖颈处的皮肤,忍不住往下缩了缩。

 

“没那么严重啦……记忆先生,”这话听上去如释重负,“我是想说,要不要一起去看一张双人床?毕竟每天抱着猫睡实在还是不太舒服……”

 

“既然你不会抵触我的情绪反馈……我果然还是比较想抱着记忆先生你睡。”哨兵赖在这个位置不肯挪动,不时轻轻转动头部在记忆细胞颈间嗅来嗅去,“我听着心跳可以比平时更快入睡,而且我绝对不会抢被子的。再说了……”

 

“反正今天我们有一整天的独处时间,不是么?”

 

 

 

 

 

 

 

在记忆细胞倒退得不得不用手撑住厨房的桌面时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了。

 

“什么玩意儿……”B细胞松开记忆细胞的嘴唇让自己有空查看情况。

 

“小B…唔!”记忆细胞勉强回头瞥了一眼。

 

是牛奶。

 

 

这可真够色情的。

 

这么想着B细胞继续深深地亲吻下去。


评论
热度(14)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