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挽歌番外】A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短打,一个主线进行到很后面的隐藏剧情,自娱自乐产物
Mast细胞:空军基地“海燕”战机编队指挥官,人工哨兵
B细胞:药科大轰炸事件的幸存者,接手军方科研项目中

    还有45分钟下班。Mast 细胞敲着键盘抽空瞄了一眼挂钟。


    大楼的中央空调在20分钟后就会停止,用剩下的25分钟里蔓延上来的热度逼走这个赖在自己办公室里蹭空调的臭小子,完美极了。


    B细胞摊在离自己不过五六米远的单人沙发上。年轻人摘了鸭舌帽盖在脸上挡住落日的余晖,每隔五分钟长长地叹一口气。


    Mast细胞机智地决定不做先开口的人,毕竟从这不知收敛为何物的师弟嘴里领教过多少次名为“不要脸”的战术,让对方自己开始叙述才是最能制造吃瘪机会的方法。


    躺在沙发上的B细胞莫名其妙被中央空调吹得毛骨悚然。他把脸上的帽子抓在手里,一个翻身坐起来。搁在腿上的资料因为主人的动作稀里哗啦尽数洒在地上。年轻人垂头丧气地俯下身捡了没几张,又开始盯着报告上的字迹出神。


    “师姐,”这称呼听上去不情不愿的,“我难道不是个优秀的天才吗?”


    我想打他,我发誓这只是因为哨兵的领地意识在作祟。


    Mast细胞强行撑出一个堪称知性的微笑,咬牙切齿道:“你当然不是。”身着标准职业套裙的女士偷偷抓住了一边的文件夹,时刻准备着把办公室化作下一个肉搏现场。


    然而没想到自己那个骄傲惯了的师弟这次竟然没有跳起来怼回去,只是闷闷地说了一句“哦,我好像也这么觉得。”


    啊??你这个毕业舞会上连踩其他姑娘13脚的混蛋居然也有同意别人的指摘的一天?人工哨兵撩了撩垂落在脸颊边的发丝,用以遮挡自己被惊到的表情。她难得端出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态度,做的是洗耳恭听的样子。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要做出那种被恐吓到了的表情呢……”B细胞双手撑住脸颊,嘴里叼着几页纸,吐字含糊不清,仿佛想要被人听见又害怕被听清楚。自然哨兵的目光落在受到夕阳照拂而呈现暖金色的瓷砖地板上,在有一秒里眼神仿佛柔软地要化成水一样。而他本人毫无自知。


    “虽说擅自闯入他的精神图景是我的错。”


    “我没有收到被允许进入他的精神图景的邀请,”他喃喃自语,“我只能看见那块灰扑扑的玻璃之后是一张怎样惊慌失措的脸。”


    “就像是,如临大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去抗拒。”B细胞把手指插入自己棕色的乱发之中,似乎在绞尽脑汁组织措辞,“我很糟糕吗?我,我做错什么了吗?他有这么讨厌我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来辅助我呢?”


    他撇嘴,皱眉,垂眸,忽而明媚起来,却又很快低落下去,唯一不变的是盯着那片余晖的视线。“我是不是还没有优秀到足以和他比肩呢?”


    这话听上去委屈极了,就像是咬开了一枚未成熟的果子,满嘴都是涩味。Mast细胞面色纠结,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位小师弟。他们只是沉默着,仿佛在等待夕阳把最后的光收回去,顺带把自然哨兵眼中最后的那点希望也一并收了去。


    腕表上显示的通讯终于攫住了一点B细胞的注意力。自然哨兵在看到署名的刹那就如同被电击了一般“蹭”地站起来,一边接通对话,一边手忙脚乱地整理再次被弄撒的文件来。


    Mast细胞偷偷调高了些许听力敏锐度。


  【B细胞?你现在在Mast指挥官的办公室吗?】


    “是的,记忆先生!你向辅助T司令做的汇报这么快就结束啦!”


  【是啊,我在对面公交站等你,你这边什么时候结束?】


    年轻人冲到窗边飞快锁定对话里出现的公交站:“现在、立刻、马上就结束!”他胡乱地夹住那刀文件,无暇顾及其他,一心往门口冲去。


    Mast细胞看着差点要雀跃起来的师弟,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初恋这件小事啊,它的力量有多么微弱,就有多么强大。强大到足以让志得意满自命不凡的生物天才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贬低到尘土里去;强大到仅凭对方再简单不过的问候,就足以让几不可见的希望死灰复燃。






【END】

评论
热度(12)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