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挽歌06【B记|白赤】

公式书

地区划分见文末

本章血小板上线,巨核球快闪,白赤B记主

===============================================================================


06.走马上任


 

断崖边的图书馆。

 

记忆细胞站在这座建筑内部,通过前门上镶嵌的一小块脏兮兮的玻璃打量外边的景象。

 

崖岩地貌呈现出一种奇怪的锯齿形,裸露的岩石土块似乎暴露在一小块扭曲的空间里,犹如被撕裂开的书页在原籍上残留的毛边一样令人不适。悬崖之下并没有什么类似于地狱业火一般的恐怖存在。天地泛着同一种只会在尸体上出现的青灰色,一言不发地用虚无吞噬响动。深渊陪伴崖边的建筑在狂风骤雨里沉默地伫立着。

 

于是记忆细胞收回自己的视线,他摘下墙壁上烧得只剩两个指节长的蜡烛,漠然地转过身朝图书馆深处机械地迈步。黑暗如同潮水般将失去唯一光源的墙体淹没,连带着那些遍布在其上的狰狞裂纹也一并覆盖。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有真实感地踏足自己的精神图景了。

 

实木书架依旧牢固,只是霉味愈加严重。精装的硬壳书被冷落得太久了,以至于记忆细胞一伸手,它便用身上的灰尘化作妖魔的形状想要缠上来者。图书馆里没有其他照明设施,烛芯逐渐微弱的火苗在不规律的呼吸声中跳着生命最后的舞蹈。

 

过去的数月里,在回到故土前,为了逃避这驻扎在神思中的禁地,记忆细胞几乎报废了自己的睡眠质量。每一个无需警戒的夜晚,音量调高至75%的随身听里无限循环着AMSR视频,将身处安全区的人切割巧克力的声音清晰地传递到向导的听觉神经里。那切割声有一种干冷的锋利,让向导如同一只容易受惊的鸟类一样在夜晚清醒地入睡。

 

而今夜记忆细胞失去了那种干冷的锋利。

 

 

 

 

 

正常人在正常睡眠时是保持着一种放松的状态的。那也意味着大量的信息流得以在此时趁虚而入,干扰新生哨兵的入睡。记忆细胞在熄灯后第27次听到B细胞翻身时再次扭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他一边慢慢调高亮度一边小声呼唤着哨兵的名字。

 

B细胞裹着被子翻身坐起,脸上尽是无法入睡带来的倦容,看上去委屈极了。他撇着嘴朝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目光落在记忆细胞伸过来的手里托着的随身听上。

 

“历届新生大会上的校长讲话,催眠的,只借你听10分钟。”

 

向导看着哨兵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接过随身听,便重新裹着被子躺下,不多一会儿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闷闷的“谢谢”。

 

 

 

 

 

校长讲话什么的当然都是骗人的,只不过10分钟之后记忆细胞也没能收回他的随身听。AMSR只是一种普通的物理助眠手段,但对感官特化的哨兵来说却有更强的作用与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厨艺AMSR具有普适的代入感,谁会不喜欢有条不紊地制作点心时的那种安心感呢?

 

只是失去了随身听的记忆细胞并没有想到在试图通过B细胞平稳的呼吸声入眠时,他会陷入自己精神图景里。

 

 

 

 

 

手中的烛台烧得只剩下一小节了,向导在图书馆中加快了脚步,建筑里充斥着他自己粗重的呼吸和凌乱的脚步声。

 

绕过第十三列书架,在第五行左拐,再向前走25步,右转向前直到摸到墙面……

 

蜡烛熄灭的前一秒,记忆细胞摸到了后门的门把。锈迹斑斑的铁握在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粗粝感,在被转动之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犹如痛苦而凄厉的惨叫。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沙哑的“喵——”

 

向导猛地转头,身后书架最高处的平台上闪烁着一对妖冶的紫色眼睛,细长的瞳孔与特殊的虹膜颜色无一不在告知他这是精神向导。

 

“喵——”长毛猫在黑暗中盯着主人继续干嚎,让撞击在墙上的声音反弹回来,在死寂的建筑中组织出预言般的警告:

 

【你会后悔的。】

 

记忆细胞握紧了门把。

 

【你会后悔的。】

 

声音依旧在回荡。

 

【你会后悔的。】

 

门把被向导在无意间拧开了。

 

 

 

我后悔了。

 

阔别的时间太长久了,久得他都忘了,门外面是什么样的;久得他都忘了,是他自己拼尽全力躲进棺材一般的图书馆,用无穷无尽的寂静逃避被他自己放弃的外界。

 

荒野里的疾风从未停歇过,它扒掉阔叶林的绿衣,没收针叶林的武器,吸干河流的血液,冰冻空气中的水珠。

 

然后将这一切化为最锋利的刀刃,劈头盖脸地朝精神图景中的向导袭来。

 

这里不曾分崩离析,却自暴自弃般灰败凋零,用最残疾的姿态苟延残喘、蜿蜒皴裂。

 

向导鲜血淋漓,他拖着步子撑住即将合拢的铁门,一点一点重新缩回暗无天日的坟墓中。

 

【你会后悔的。】黑猫继续喑哑地叫唤着。

 

窒息感从无形中来,逼迫着记忆细胞倚着门瘫坐下来。他向空中伸出手想要推拒这种压迫。

 

 

 

 

 

 








 

接着他摸到了一只狗头。

 

“……?我????”记忆细胞暴睁双眼脱离睡眠,难以置信地盯着趴在他身上的大型犬。

 

“我的……首席向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喂!!”

 

不远处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哨兵被一阵巨响吵醒,B细胞被吓得裹着被子直接跳起来。他环顾四周,发现一只大惊失色到摔下床的记忆细胞。

 

“记忆先生……?”B细胞好奇地爬到另一张床上跪趴在上面往下探。向导正痛苦地一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一手摁住侧面还想扑上来的大型犬的脸,努力组织出一个语气还算镇静的句子:“把你的精神向导……收回去……”痛死我了。

 

金色的拉布拉多大型犬尾巴甩得如同电动小马达,不死心地想要往前凑。

 

“这是我的精神向导?”B细胞一边招呼大型犬,一边各种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拉布拉多听话地离开了记忆细胞,往主人身边蹭过去

 

可能是在你听单曲循环的“校长讲话”的时候吧,记忆细胞暗自腹诽,嘴上却说着“不如问问它为什么跑出来”。

 

……你还真问啊。向导看着蹲下来捧住狗头一本正经地发问的年轻人,再次无可奈何地捂住脸。

 

不过他们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单元楼下的空地传来一阵鸣笛声,大型犬兴奋地跟着这阵笛音上蹿下跳,在两位屋主人身上来回扑蹿。与此同时记忆细胞的腕表上显示出一个陌生频道的通讯信息。

 

“喂……?”记忆细胞迟疑地接下了通讯。

 

“这里是赤血球编队AE-3803号人工向导。请问是西南军区的记忆细胞先生吗?”

 

向导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前往E区药科大学遗址执行任务的第一天,上级会派遣赤血球编队的成员接送他们。


“??!!!!你们已经到了吗?!这么早、啊不真准时啊!!!”


在一心两用地瞄了一眼挂钟后,记忆细胞慌乱地纠正了自己口不择言的话,手忙脚乱地冲向盥洗室,同时还不忘朝蹲在地上的B细胞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跟上。

 

 

 

通话另一头的人似乎被记忆细胞的过激反应吓到了,AE-3803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明白自己是来接送他们的,连忙回答道:“请不要太紧张!记忆细胞先生!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一些小乘客,我们有半个小时的集合时间。”

 

“是嘛!!只有半个小时了!!我是说,当然没问题——咕噜噜噜——”

 

腕表里传来漱口的声音,AE-3803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只好讪笑着答了一句“那么我们半个小时后见”。

 

人工向导挂断与记忆细胞的通讯,望向校车车门外。小区广场上已经出现了几个小小的奔跑着的身影,年幼的孩子们啪嗒啪嗒跑向校车,背上米色的帆布书包随着他们的动作一甩一甩。他们在车门前停下,看着过高的台阶有些犯难。

 

大约任何人都无法抗拒那种独属于小孩子的纯净的可爱,AE-3803母爱疯狂泛滥。她刚想离开驾驶座下去扶一扶这些小朋友们,却有两个身影比她更快一步下车。

 

“嘿咻!”4989轻轻松松地抱起其中一位小乘客,平稳地将她送到车上,又俯下身去抱下一个。1146也在进行同样的工作,不过也许是他同伴的长相更加具有亲和力一点,小乘客们纷纷围在4989身边举着双手“咯咯咯”笑着要他抱。

 

被包围在一片“大哥哥抱我上去”“不要!大哥哥先抱我!”“大哥哥下一个要轮到我噢”叽叽喳喳的细软嗓音里,4989感觉自己过去的24年都是为了等待这一刻。

 

那什么血赚,那什么不亏。

 

虽然有点尴尬,不过1146并未耽搁太久,他抱着最后一位小姑娘上了车。AE-3803离开驾驶座来到1146面前温柔地摸摸小姑娘的头,找了个借口支开她:“小队长帮姐姐点一下人数好吗?”

 

有着一头柔软的棕褐色发丝的小姑娘高兴地应声,从1146的怀抱里跳下来往车厢后部跑去。

 

趁着小乘客们在车厢里兴奋地各种讨论之时,AE-3803转过头郑重其事地朝1146鞠躬。

 

“昨晚承蒙您照顾!我听前辈说还是有盯梢者,希望我没有造成什么困难。”

 

1146被这突如其来的道谢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回答道:“不,完全没有,完全没有造成麻烦。你做的很好啊。就算是真的要道谢,昨天也已经足够了。即便是有意外情况,保护向导本来也就是我们的天职。不如说你的道谢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这个词让1146微赧。

 

然而即便只是人工哨兵实验的半成品或是“实验污染”的产物,1146也是无法理解3803的心情的。当某一种商品能够被机械化自动化生产时,其价值就会随着劳动效率的提高一再降低。这是经济政治的基础概念之一,作为可以通过药剂批量“生产”的人工向导也逃不过这条规律的摆布。

 

“只是很高兴没有被当成多如牛毛的、可以被随时放弃的、消耗品一般的人工向导而已……”这句话的声音很低,3803垂着头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抬头时又是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不过我可是完全没想到在传递完情报后还有机会和1146先生共事呢。”

 

似乎被姑娘的情绪感染,1146不自觉地带上一丝微笑:“我也是。”

 

 

 

 

 

 

 

 

时间倒退两个小时,当1146接到AE-3803姑娘的通讯时,他其实已经洗漱完毕了。人工哨兵正端着一杯麦茶站在盥洗室门边等同伴出来。

 

 

【您需要重新搜索E区药科大学的废墟,搬运残存物资的同时保卫两名科研人员的人身安全。与您搭档的人工向导会在明天早上到公寓楼下报到。】

 

 

“赤血球编队AE-3803号人工向导前来报到。您好哇,1146号先生。我们又见面啦!”那是一个极为元气的声音。1146走到窗边往下望去,身着赤红色制服的女孩子正是昨晚向他传递情报的那一位,她正朝着窗口的方向挥手。尚未熄灭的路灯下,那一头火红的短发在微冷的清晨里是唯一能温暖视野的风景。

 

“不久后我们还需要去接‘血小板’组的‘碎片向导’,请问4989号先生准备好了吗?”

 

“我们很快就下来。”1146回头看了一眼刚从盥洗室出来的4989,回复道。

 

4989一边将被曲别针别上去的刘海放下来,一边走到2048门外用不大的声音通知着轮休的同伴。

 

“轮休个鬼……”门后传来2048有气无力的声音,“我今天还要去找树状那个老妖怪送东西……”

 

1146再次催促,4989佩好臂章笑嘻嘻地吐吐舌头,一溜烟往门口蹿去。

 

“你很急吗?是因为和我们共事的那位人工向导?”下楼时4989好奇地问道。

 

1146奇怪地看了一眼同伴,脑子里却乱七八糟地想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不是2626一直念叨让女士等待是不好的行为吗?”他随口胡诌了一个答案。

 

 

 

 

 

 

 

7:25,小区广场上传来有人急速奔跑的声音。记忆细胞仍旧是一套规规矩矩的西装,提着一个公文包跑在最前面,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看来已经完全放弃保持助教那种优雅与矜持了。奔跑所引起的风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他悲惨的发际线。B细胞穿着一身瓦蓝色的工装,一顶鸭舌帽反扣在脑袋上;左手提着一大袋实验用具,右手好像还捞着一个什么东西,速度丝毫不减地跟在后面,仿佛还没使出全力奔跑。

 

“久,久等了!!万分……万分抱……歉!!”记忆细胞扶着车门上气不接下气道,听上去已经破音了。

 

“您太辛苦了,”3803急忙摆手表示没关系,“其实还有5分钟,而且我们还差一位小乘客没到齐呢。”

 

“是这位吗?”记忆细胞身后传来一个声音,B细胞举起右手捞着的小女孩,说话都不带喘,仿佛刚才不过走了几步路,“刚刚看她抱着一顶帽子一边跑一边喊‘赶不上校车啦’,就顺手把她捞过来了。”

 

被B细胞拎在手里的小姑娘看上去已经被刚才的一路狂奔吓懵了,一脸呆滞地任由哨兵拎着自己说不出一句话来,头上标明归属学校的白帽子大约是在被B细胞捞起来的时候按照他自己的习惯反扣在脑袋上,熟褐色的短发从帽檐边翘出来。

 

“帽子反戴君!”迟迟等不到人齐的小队长一看到缺席的伙伴急忙冲上前,过小的年龄使她无法记全同伴们的编号,平日里用的昵称脱口而出。被称为帽子反戴君的血小板神情僵硬地任B细胞把她抱上车,挂在小队长身上腿软得差点迈不开步子。

 

AE-3803关上车门发动校车,适时地扯开了话题:“再过20分钟我们就能到达学校咯,血小板,现在我们来认识一下新学期为我们授课的几位老师好吗?”

 

车厢里发出齐刷刷的“好——”

 

“坐在校车最后的两位白血球大哥哥是大家的体育老师和外出时的带队老师,平时大家不可以单独擅自离开学校噢,如果有需要单独外出,请务必和其中一位白血球老师取得联系!”

 

“好——”

 

4989偷笑着耳语道:“什么情况,你也是带队老师?”1146不为所动,帮前排的一位血小板拧开一瓶麦茶:“大概是过边检的时候B区的员工要查验身份,帮我编了个职位。”

 

也对,4989转念一想觉得很有道理,B区的负面形象向来以办事手续繁琐、手伸得太长、检验程序奇葩而闻名。3803这么一诌的确省事许多。

 

果不其然。介绍到记忆细胞的时候,3803便称向导为“自然科学老师”。记忆细胞一边咳嗽一边向小孩子们打招呼,在接过一旁血小板递过来的水杯时居然还从兜里摸出一朵小红花贴在对方额头上。

 

“这位穿蓝色工装的大哥哥是大家的实验老师B细胞,大家在实验室里操作的时候一定要听从老师的嘱咐,千万注意安全噢!”

 

“好……”这次血小板的回应声弱了许多,甚至还带着些许胆怯。看样子是被哨兵刚才狂野的捞人手段吓到了。

 

“不觉得、不觉得很有罪恶感吗?”记忆细胞一边顺气一边笑着戳戳B细胞。

 

“很有,非常有。”B细胞在邻座捂着脸,方才那种拯救世界的迷之英雄气场荡然无存,“被讨厌了啊啊啊……”

 

“不过记忆先生怎么会随身携带小红花这种东西?”

 

“‘碎片向导’计划好像是三年前才提出的,我不太清楚是什么内容,”记忆细胞似乎答非所问,“但是E区的流动人员义务教务制度是很早就开始实施的。我本科毕业那年为了凑社会实践学时去参加过支教,在那边认识了负责代管6—14岁学生的实习辅导员巨核球哨兵。”

 

“她哄小孩很有一套的。”记忆细胞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低头整理树状细胞发给他的阻断剂资料去了。

 

 

 

 

 

 

 

很显然,E区作为其他三区的联合执政地,并没有调动巨核球的岗位。巨核球女士依旧身形健美丰满,一头长发随风飘扬,眼神犀利而不失温柔,站在校门口意气风发宛如当年。要不是她背上的育儿袋里还装着一位睡得香甜的婴儿,B细胞简直要把她认作和Mast细胞师姐一样的某位军区指挥官。他扒拉在车窗上瞧着那位女士中气十足地朝一众学生们喊话,张口闭口都是“小崽子们”,似乎把一同下车的4989一块包括了进去。

 

3803调转车头往另一个方向开去,剩下的四人将一同前往药科大学的遗址。

 

“说起来等到我们的工作都结束以后,药科大学会重建的吧?三区政府有此方面的议案吗?”记忆细胞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有些唐突地开口。

 

“嗯……并不一定,”3803一边换挡一边回答道,“从ME-0806主任带回的消息来看,最近一次的会晤并没有相关提案,反倒是有代表提议把遗址划入隔离带……”

 

变相的割地政策,这相当于向恐怖分子低头。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上级要我们来这里抢救资料吧。”3803踩下刹车,车门在一片废墟前打开。

 

 

 

 

 

 

 

 

他们的母校曾经辉煌宏伟,奇迹迭生。阳春时节通往药用植物园的柏油路两旁,近十里的樱花树次第开放,弄花香满衣从来不是幽梦一场。七幢实验楼参差分部,每年夏初秋末层层灯火通明,恒温摇床与高速台式离心机昼夜不停,飞速运转涡流机将沉淀的菌体均匀地打散在组分不同的Buffer试剂中。靠近宿舍楼的天文塔把亮绿色的激光射向天空,将银河的光辉纳入镜片,投射到观测者的眼瞳里。采用了哥特式建筑风格的礼堂独树一帜却并未格格不入,细锥状的屋顶笔直刺入高空,似要与天穹一较高下。

 

 

 

他们的母校在药界犹如一位女武神,攻坚克难、所向披靡,几乎是战无不胜。而如今,却再也无法拥抱她培育出的莘莘学子了。这位圣贞德已经被魔鬼处以火刑,奥尔良的少女美丽的身躯卧在这一片焦土之上,却依然用摇摇欲坠的建筑与断壁残垣警示来人永不屈服。

 

 

 

“抱歉,”记忆细胞站在原天文塔的位置狠狠揉着眉心,臆想与现实仍有过大的差距,向导一时间消化不了眼前的景象,“我需要缓一缓。”

 

同行的3803与1146表示理解,只是他们看上去有更为要紧的事,二人急匆匆地告辞了。

 

身旁B细胞在兴奋地嚷嚷着什么,似乎还故意把那种高涨的情绪投射过来,尽管那情绪里带着些许没有掩藏好的哀痛。记忆细胞睁开眼,逐渐清晰的视野里,跑到前面的的哨兵身上被阳光披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仿佛散发出那种母校特有的理所应当的骄傲与志得意满来。

 

有一瞬间记忆细胞恍惚地感觉到母校并没有被炸毁,她依然是那个药界里英姿勃发的狠角色,告诉每一位学子他们都有这个资本去心高气傲。只是这次她暂时依附在了前面那个年轻人身上。

 

“来了——”记忆细胞一边向哨兵的方向赶去,一边喊道。他小心翼翼地放出自己被摧残得所剩无几的精神能力,偷偷拢在B细胞周身,制造出一个小型精神屏障。

 

只是为了向区政府证明我还有价值而已。向导在心里告诉自己。

 

 

 

 

 

 

 

 

“所以这个校医务室的建筑到底是在哪里呀……”3803面对着一张手工传单上的药科大学地图,一个头两个大。远处的白血球从一堆堆得较高的废墟上跳下来,走到人工向导面前瞅了一眼她手里的地图,沉声道:“我看到那边剩了半个的建筑应该是实训楼,那么过了右边的桥再走一段应该就能到了。”

 

“原来如此!1146先生,多谢你啦!”赤血球姑娘茅塞顿开,“帮了大忙了!”她加紧步伐朝石桥走去,口中念念有词,“按照资料来说,顺利的话今天应该可以搬掉顶楼仪器登记的账目……”

 

然而3803的话戛然而止,她突然神情复杂地回过头,在1146困惑的眼神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出口:“1146先生,我想有一件事你应该是有知情权的……”

 

“我之所以会把你们都介绍成教师,是因为搜索并回收文稿这件事,是西南军区司令部的私下请求。在其他任何地方宣之于口,都会……”

 

她没有再说下去。

 

【TBC】


大型OOC卡文现场,突然反省到尽管给记忆设定了变得神经质的背景,但还是在自得这个原著性格上刻画不到位,但愿随着剧情发展还有救吧……B也是……

地区划分:

评论
热度(26)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