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挽歌05(B记|2648)

公式书

地区划分见文末

本章black剧组快闪,癌哥精神向导快闪,主要补习精神向导

本篇开始前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记忆、26、48三位的精神向导23333


记忆:


2626:


2048:



本篇地区首席对应原作人体:A区——主线人体,B区——出血性休克篇输血者人体,C区——Black中年男性人体。

 

===============================================================================


05.精神向导


 

老旧的住宅区墙面上长满了青绿的爬山虎,翠叶在晚风中翩然飘动。B细胞叼着手电筒,半个人都凌空挂在窗外。密密层层的植物将空调室外机深深地埋了起来。B细胞费力地单手拨开那些茎叶,勉强够到了室外机的外壳。

 

窗口处传来记忆细胞询问的声音。B细胞一边含含糊糊地回复着马上就好,一边满手是汗地把拆下来的组件重新装回去——不该把手套扯掉的,哨兵在心里叹了口气。

 

 

 

记忆细胞给铜钥匙上完油,走到窗边探出身去——整个脑袋埋在爬山虎里只露出几撮褐色的短发,年轻人艰难地维持着平衡。没过多久,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便猛地从茎叶间抽出来,B细胞年轻的脸上尽是洋洋得意的笑容,“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在读期间我们宿舍的——”

 

“别忘了把我的精神向导带回来。”记忆细胞拎着一罐冰可乐朝B细胞的方向晃了晃,打断了哨兵的话。年轻人眼前一亮,伸手往爬山虎里一捞,勾住窗户的手一用力,敏捷地翻进了室内。

 

 

 

也许是之前的医疗条件已经用尽了树状细胞方面可以调动的资源,记录员先生带来的资料中写明了政府分配的暂住公寓不会是什么高档所在。破损剥落的墙纸,运转失灵的空调和洗衣机,五盏灯泡中有三盏是坏的。几个小时前,记忆细胞刚打开门的瞬间,张牙舞爪的灰尘便劈头盖脸地袭来,逼着向导立刻抽身回去挡住哨兵迈进来的脚步。年轻人一头雾水地跟着他的指令再次调节了感官锐度,才被允许踏入老屋,却还是被呛得咳喘了许久。

 

 

 

此刻,被老旧空调室外机弄得灰头土脸的B细胞毫无形象地倚着桌腿坐在地上,拉开听装可乐的封口就是一气地灌。在他怀里,那只通体纯黑、四足踏雪的雄猫甩掉身上背着的工具包,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獠着牙打起哈欠来。也许是那身服帖顺滑的黑毛太让人手痒,B细胞按捺不住地朝着雄猫的下巴伸出手。没想到对方机敏得很,雄猫飞快地伸出爪子就是虚虚一挠,接着利索地跳出B细胞怀里,扒拉着记忆细胞的裤腿爬回主人肩上,示威似的朝坐在地上的人“喵”了一声。

 

记忆细胞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那刀崭新的稿纸给扔了。

 

“太小气了,撸一下都不给。”B细胞喝空了那罐可乐,瞄准屋子角落里的垃圾桶将易拉罐投了过去。记忆细胞一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一边将稿纸分成几沓整齐地放在实木方桌上。精神向导依旧稳稳地趴在记忆细胞的肩头,蓬松柔软的尾巴一下一下扫着主人修长的脖颈,接着在某一瞬间——凭空消失了。B细胞撇撇嘴,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方桌的一侧乖乖坐下。

 

“你那撸的是薛定谔的猫。精神向导是我们精神的具象化,更高维度的存在。比如嗜碱性球的信鸽,已经是脱离了电磁干扰的存在,即便是在沦陷区作战也不会迷失方向。有些人的精神向导甚至是用线条组成的生物。”记忆细胞走到B细胞对面拉开椅子坐下。哨兵上半身趴在桌子上,眼神聚焦于面前的圆珠笔,心不在焉地问道:“我猜现在是恶补精神向导相关知识的时间?”

 

“反正你也不想聊实验相关,不是吗?”记忆细胞游刃有余地怼回去,满意地看着对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露出“都听你的”的神情。

 

“精神向导的存在不区别特殊人种是‘人工’的,还是‘自然’的。除了动物,精神向导甚至可以是超自然生物。它们都和主人的境遇、职责密切相关。在我服役的C区,首席向导代号图灵,而他的精神向导能够游蹿在各大政府部门信息网络系统。”

 

B细胞控制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旋即抛出一个问题假装自己有好好在听:“所以……记忆先生的精神向导为什么是猫?”

 

“警戒心。”记忆细胞煞有介事地用了极为官方的措辞,却又忍不住想起黑猫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条形气球吓到跳出猫科极限距离的样子。

 

简直是惨不忍睹,猫届耻辱。

 

 

 

 

 

 

如今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更愿意将它们称为哨兵向导的‘上帝视角’。举几个例子,嗜中性球编队多为猛禽类,1146的鹰,4989的游隼,2048的白肩雕,2626的雪鸮。因为他们通常在作战时利用精神向导获得更开阔的视野与更完备的敌情——在没有被敌方发现并进攻的情况下。

 

 

 

那只白兔可以说是熟门熟路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避开拥挤的人流,将喧嚣远远地甩在身后。即便高空中盘旋的隼形目生物投下死亡的阴影,白兔也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在半途中不时停下脚步,好整以暇地用后腿挠着颈间的皮毛。城市离它们越来越远,前方逐渐出现了这一带郊区特有的混交林的影子。这只白肩雕极为聪明,快速扇动几下翅膀,便借着气流一个俯冲,在脱离巷道来到开阔地区的几秒钟内极大地缩短了与猎物之间的距离。

 

白兔十分配合地加快了逃窜的速度,且待白肩雕猛地偏仄了翅膀、试图一个急拐弯包抄了去路之时,巧妙地在草地上打了个滚,仰躺在地,两条细长有力的后腿紧缩腹部,瞅准时机朝着猛禽狠狠蹬去!

 

白肩雕发出喑哑的叫唤,迅速与猎物拉开了距离。而白兔在这短暂的喘息时刻中立即侧向滚了几圈,化为一位身着灰蓝色兜帽衫的娇小姑娘。

 

“没想到‘兔子蹬鹰’这么方便。”与自己主人同名的精神向导摘下鸭舌帽,露出一对长长的兔耳。

 

B区首席哨兵的精神向导是超自然生物——玉兔。人们纷纷猜测这位首席到底有多么强大,强大到足以引出神话中的生物。当事人却不以为意,这只兔子在她眼里不过是个人形自走电话机,或者说,提线木偶。至于为什么能切换模样,首席哨兵将锅推给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白肩雕见情势急转直下,极通人性地乖乖落到不远处一棵云杉的枝丫上,收束起翅膀等待对方发话。

 

“去找树状细胞,就说三年前我和他约定的事,我已经在履行了。而他要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说完了,就这么点。”玉兔叉着腰瞪着云杉上的猛禽。白肩雕偏过脑袋打量着小姑娘,明显是没得到答案不会走的模样。

 

“……我只能跟你再说这么多。你们军区,有叛徒。A区四大军区,都有叛徒。但我没有办法插手,互不干涉内政是每项区域条约的默认规则。但是如果是你们自己把异类清除,就无可指摘。”玉兔顿了顿,眼瞳闪过一丝精光,“同时还对人工哨兵的民意有所增益。将来无论是扶植力量进入议会,还是举行政治性质的活动,你们都会有更多的主动权。”

 

语毕,玉兔再不出声,与树上的白肩雕大眼瞪小眼。猛禽似乎觉得自己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信息,身位略略下沉,接着张开线条优美的双翅用力蹬了树枝直冲着玉兔飞去。人形精神向导本能地下蹲闪避。白肩雕伸出双爪虚晃一捞,借着惯性滑翔出去,顺势猛扇翅膀拔高身位,消失在夜色之中。

 

留在原地的精神向导朝着鸟类消失的方向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伸手扣上鸭舌帽压住自己的耳朵,一边向前奔跑一边拉起兜帽。不过十步之内,女孩子的身体再次化作白兔的形貌,欲往另一个方向蹿去。

 

然而。

 

“!!!”另一只鸟类的身影出现得太过突然,几乎只一瞬间便落到白兔正上方!一爪扼住白兔的咽喉,一爪箍住猎物踢蹬的身体,将它死死摁在了地上。

 

这只雌性雪鸮羽色极为美丽,以白羽为底,布满了暗色的横纹。金黄色的虹膜,角褐色的嘴。可达到270的°头部转动角度范围使得它对捕猎区一览无余。雪鸮的视觉极为灵敏,早在极远处便定位了猎物。听觉更是敏锐,即使是在茂密的草丛中或是厚重的冰雪下,它也能仅凭声音来捕猎。白天黑夜都可以出来活动的生活习性让它占据了极多的优势。

 

此时的雪鸮似乎根本不在乎爪下的猎物,它转动头部四下打量,只等着另一方将所有实情全部吐露。

 

白兔徒劳地挣动了几下,发觉努力全部白费,喉口间竟发出不似啮齿动物的咕噜声,下一秒,口中蹦出了人类的语言。

 

“是个狠人那……居然敢这么对待首席。”

 

雪鸮的爪子收紧了些许。

 

“哼,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大概也就是那位需要雪鸮目力的人工哨兵了。既然你的队友已经接下了清除军区污垢的任务,那你就来铲除藏在民间的病灶吧。”

 

雪鸮发出些许柔和的哨音,仿佛在表达一种默许。

 

 

 

 

 

 

 

 

 

鸟类用坚硬的喙敲击着公寓客厅的玻璃,以此吸引主人的注意,来为自己打开窗户。

 

2626拉开窗帘,在确认了鸟类身份后将它们放了进来。白肩雕甫进室内便直直冲着2048飞去,在即将撞上主人的脸的前一秒带着自己收集的情报钻进2048的精神图景,“噗”地消失在空中。

 

“雪姬。”相比之下雪鸮则要感性许多,它循着2626的呼唤降落在人工哨兵的左臂上,用自已蓬松的羽毛蹭着主人的脸颊,亲昵地不像个猛禽该有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让雪姬也跟出去了。”2048的言辞中带着些拷问。

 

2626装傻:“嗯?我也不知道,我以为她是去比翼齐飞了?”

 

2048向2626的方向迈了一步,视线仿佛要穿透2626的刘海攫住同伴的眼睛:“我们之间最好没有欺瞒,我清楚你知道我是去追什么家伙的。”

 

雪鸮站在主人手臂上歪着头望着对主人发难的人,仿佛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2626语气里满是真诚:“我全心全意地发誓我真的不知道。毕竟她每次跟出去可都是被甩了一大圈,回程路上才跟上来的。”

 

2048仍然盯着2626。直到4989的房间里传出队友破译完芯片的欢呼声后,他才叹着气转过身去,“但愿你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想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希望替大家挡住风波。”

 

“我知道。”

 

雪鸮最后蹭了蹭主人,逐渐回到了精神图景之中。2626的微笑凝固在嘴角。

 

刚才我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雪姬还没有告诉我。但现在,她告诉我了。

 

雌性猛禽一边在精神图景中翱翔一边发出“pyee-pyee”的鸣叫,回声与呼唤重叠,逐渐组成一串清晰的话语。

 

 

 

我可以告诉你有关于【金黄色葡萄球菌】以及她的下属的轨迹;也可以告诉你追查的方向;记忆细胞坚持完成服役的真相;政府瞒下来的人工哨兵与人工向导的错误;还有你们出生的背景。

 

于我而言,只不过是要找几个能代替我以A区名义行动的人,免得让议会把我告上法庭。然而一旦你接手这件事,万一中途出现意外,不会有任何一人承认你A区的身份。你将失去亲人,失去组织,失去归属。倒打一耙、诬陷、控告。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如果你坚持,那么后天,我在ABE三区交叉位置的“红磨坊”迪厅等你。

 

 

 

房间里的同伴已经点开了视频,2001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2626重新组织出一个毫无破绽的微笑,迈进了4989的房间。

 

 

 

“我的几位队友们,我自到达C区北部军区前线后一切无恙。正如你们所见,现在是第三次‘伊甸惩蛇’战前动员。”镜头转向2001背后聚集在一处的兵士。除了外围三位赤血球男性成员外,其余战士身着清一色的白色制服,两把长刀交叉负于身后,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聆听为首者的发言。2001将镜头拉近,特写了那位队长的模样。那是一位神情坚毅的女性,脸上佩戴的眼罩遮住了左眼。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右眼下方贯穿鼻梁钻进眼罩之下。丰腴的嘴唇开合,吐字铿锵有力。“我女神。”2001大大方方地说出口,尾音带着一丝笑意。镜头里的女队长突然将视线转向2001的方向,与此同时镜头也飞快地重新调整回来。

 

“如果传递这条信息的赤血球队员成功存活并将芯片送达,请务必让树状细胞得知此事。2001,完毕。”

 

也许2001囿于条件无法拍摄更久,整个视频不过几十秒钟的时间,然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感。4989颠来倒去地播了好几遍,仍然没什么头绪。于是他抬起头来征询其他人的意见。

 

“伊甸惩蛇行动是什么来着……?”

 

1146左手撑在电脑旁的桌面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伊甸惩蛇……”他反复咀嚼这个名词,“嗜碱性球前辈曾经说这个军区偶遇过沦陷区总领导人的精神向导,是一条黑曼巴蛇。此后,所有的游击作战都被称为‘伊甸惩蛇’。目的在于速战速决,直捣黄龙,在敌战区靠近军区的范围内铸成一道围墙,与军区两面包抄,合力剿敌。”

 

“2001才到没多久就让他参加这种作战,C区什么时候这么看得起我们了。”2048明褒实贬,回想起不久前接回记忆细胞的任务时在C区看见的嘴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并不是说2001实力不足,而是C区部分军官实在狗眼看人低。“我明天把视频交给树状细胞。”

 

2626似乎抬起头往2048的方向看了一眼,最后什么也没说。

 

交谈便这样不了了之。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字面意思。

 

记忆细胞撑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假寐的B细胞。年轻人似乎下定决心要装到底,即便嘴边流了一滩哈喇子也坚持着不去收一收。夜已经很深了,而方桌上的稿纸仍是一片空白,B细胞坚定地奉行自己懒于写报告的意志,同时又对重新接手阻断剂项目含糊其辞。

 

记忆细胞也倦怠极了,过去的几天里他本来就糟糕无比的生物钟被搅得一塌糊涂,现在唯一能让他保持动力的就是极力做到不被上级“回收”。向导开始动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他也不管哨兵是否在听,自顾自开口道: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抗拒军方的邀请,但是我从来不认为你必须要答应。”

 

趴在桌子上的B细胞蓦然睁开了眼睛。

 

“大不了就是直接去服兵役,难道你是在害怕这……”“我没有。”

 

B细胞截断了记忆细胞的话。

 

“我才不在乎是不是去服兵役,我知道只要现在把实验的细节全部告诉你,即便我一笔报告都不肯写,你也肯定会把口述的内容理成完美的论文交上去。……记忆先生。”似乎觉得整句话里不带一点称呼太过无礼,B细胞别扭地在句末补了上去。

 

“我只是……”年轻人忽而生生截住了话头,沮丧的情绪毫无遮掩地反馈过来。

 

“你其实很喜欢这个项目。”记忆细胞用了陈述句,年轻人立刻投以惊异的目光。

 

向导的语气中带上些许怀念:“在药科大学读到这个学历,对这门专业那肯定都是真爱,不然早就直接进企业了。要是当年我没有觉醒的话,估计我也可以进这个项目组。”记忆细胞朝B细胞笑了一下,继续道,“很多人都觉得,药科读出来就是要在实验室里熬一辈子,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对实验室有多么崇高的敬意。”

 

“毕竟我们最大的快乐不是吃饭追星旅游,也不是发表个人论文在权威杂志,就算是获奖、专利申请成功、药品巨资上市,也都谈不上最大的快乐。”

 

“只有在实验成功的那一刻看到结果时的尖叫,整个团队长时间付出的心血得到回报时的欢呼,才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记忆细胞背过身去挡住自己的神情。他没察觉到哨兵低落的情绪正在演变为另一种奇怪的波动,也没察觉到B细胞将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说的很对。B细胞在心里默默承认。

 

他的确很喜欢这个实验项目。而且作为年轻人,他的虚荣心也一直引诱着他再去完成实验。只是每当他幻想出自己成功的那一刻在实验室里狂欢的样子,充满激情的心总会在下一秒如同被一盆冷水兜头浇透。

 

因为那实验室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他,什么人都没有。

 

我要世人的赞美又有什么用呢。

 

然而此刻Mast 细胞师姐的话却突然在B细胞的脑海中浮现。

 

【对助教好一点!】病房里,师姐临走前这样对他说。

 

B细胞几乎是本能地,一句话脱口而出:“记忆先生以前带过什么项目吗,在药大?”

 

“嗯?”记忆细胞转过身,一时间无法理解问题的深意,便老老实实回答道,“当助教的第一年其实同时带过三个项目。结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觉醒了,我就直接被送去‘塔’学习。出来以后服了五年兵役,再回来的时候学校都没了。”向导挤出一个不以为意的笑容,正想开口询问,哨兵紧接着就发问了。

 

“如果我答应接手的话,上头会允许你和我一起去吗?”B细胞无意识的情绪反馈里透露出一种恳切与急躁。记忆细胞几乎是瞬间就理解了对方在想什么。思维高速运转,他尽量自然地流露出一种“从震惊到不知所措,再到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的神情,然后用最保守的语气回答道:“在你遇到那个适配度最高的向导之前,我当然、当然可以。”

 

接着记忆细胞又作出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发问:“你确定吗?真的要重新接手项目?”

 

B细胞态度的转变几乎就在一瞬间,他从座椅上蹦跶起来跑去卫生间,嘴里不住地说着“当然啦当然啦”全然不似几个小时前抗拒的样子。

 

记忆细胞目送对方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接着打开腕表中树状细胞的公用频道发送了一句留言。

 

“我说服他了。”

 

 

 

 

 

真奇怪啊,明明在将近六年之后终于有机会回到自己热爱的岗位上来。为什么一点都,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TBC】


每写一章都感觉自己要放弃了

花了6000+强行甩锅,26/48挖内奸线算是正式开工了,下一章B记推理线也基本可以开始了。

好累,不想写了……


地区分布:

评论(2)
热度(27)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