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歌唱08【哨向】

私设有,注意避雷,本节主他空/空他无差

先祝小朝姑娘生日快乐!!

本节隐藏歌曲:《镇命歌》强烈建议听完以后再食用本节内容。

最后一段歌词与02节一致,两处分别使用了网易云音乐上不同的翻译。

 

 

 

 

 

 

镶嵌在夜幕之中,月犹如天空金色的心脏。当月亮里的占卜者起舞,能够召唤史诗般汹涌的海水,一涨一落,巨大的脉搏为它而跳动、激荡。

                                               《巨鲸歌唱》周晓枫

===============================================================================

 

很眼熟的山路,像是那年误入鬼神的夏日祭时所选择的道路。这一座山,这一片天地,似乎杂乱地将许多熟悉的事物拼凑在一起。这里的极夜没有尽头,暗沉沉的天上空无一物。所有的光线全部来自山路两旁熠熠生辉的草木。是的,有如萤火虫一般星星点点的亮光来自植物们。无风自动。

 

柏木空就站在前面,他不疾不徐地踏过一块一块青石板,朝着山顶璀璨的光源前进着。任凭神谷他月怎么呼唤,哨兵的目光中再落不进任何东西。海妖一般诱人失去警惕的歌声听上去毫无威胁的意思,悲戚却像树木的根系,深深地、深深地扎入心底。

 

乐器敲击出空灵的声音,仿佛温柔地跟随着心跳的频率。

 

很安宁,很平和。平和得让他月感到一阵阵地发毛。小伊瑟缩着趴在空的肩头,不知所措地回望着他月和可尼。

 

“咿……?”小木乃伊软糯的声音里满是求助的意味。它不知道监护人究竟要去哪里,却有着即将失去他的无限恐慌。此时可尼似乎比它的监护人更早地反应过来,蓦地从他月头顶跳下来,步子轻快地跟上去,不时抬头望望小伊。他月无言,在这一方陌生的精神图景之中,或许不动神色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快步跟上,弯腰捞起小鬼让它抓着自己的衣领,安静地走在空的身后。

 

安らぎの地は远く彼方

安乐之所在那遥远的地方

送り火の示す先へ

送行之火昭示着终点

この夜よどうか明けないで

黎明请不要到来

迷い道の晴れるまで

在走出迷惘以前

 

在山路两旁晶莹的花木之间,出现了许多座敷童子软软小小的身影。他们跟在两人周身,手中所持的花朵叶茎柔软,摇曳生辉,像是一盏小提灯。有银白皮毛的灵狐从草丛里探出头,若有所思般加入了队伍,腹部两侧浮现的鬼火令人心生不详。

 

“送行之火……吗?”放射着璀璨光辉的山顶,便是歌声中所谓的“安乐之所”吧?没有日月的天空,又怎会迎来黎明,那么就永远在迷惘中徘徊了吗?落入那万劫不复的【灵魂黑洞】,从精神上彻底死去。

 

在左胸前第二根肋骨之后,滚烫的跳动着的东西毫无规律地痉挛起来。寒意从指尖开始往上泛。他月几乎迈不稳步子,到底是谁啊,这样呼唤着空?要对他做什么,要把他怎么样?凭什么,那些人,有什么资格,不经过我的允许??向导盯着那片光,心底生出一股奇怪的怨怒与不满。

 

果无き空を抱き

拥向无边无际的天空

响きあう永久の调べ

回荡着祥和永恒的旋律

绽ぶ花にも似て

如那怒放的花朵一般

优しき色に染め抜く

侵染上温柔的颜色

 

随着旅程逐渐走向终点,那片光芒也越来越璀璨。在那一片温暖的金橙色光芒之下,竟是大朵大朵茁壮的向日葵——在这个没有可以用来仰望的天体的精神图景里,它们像是燃烧自己一样,成为了自己的太阳。

 

多么奇怪啊,仿佛漂泊的心直到回归此处,才找到了真正安全的港湾。抛弃思考这是否会是个甜蜜的陷阱,就这样投入金橙色的光芒之中吧。空怔怔地往向日葵花海中央挪着步子,那是歌声出现的源头。

 

终点,是家啊。

 

是家的话,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的吧。

 

 

 

 

 

 

 

葵!!

 

早在失去思考能力的柏木空辨认出歌者之前,跟在他身后10米外的神谷他月就已经靠着出色的视力判定了对方的身份—:那站在向日葵花海之中,如女神一样微笑着歌唱的人,有着与空别无二致的金橙色头发的人,正是哨兵逝去已久的母亲——葵。

 

女子穿着与空家里相簿照片上一般无二的衣服,她转过身,笑容温暖得如同阳春三月里的太阳。『空。』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惊异或责备,似乎早就知道了一切,『好孩子,你来陪我了吗?』

 

哨兵的神色看上去毫无变化,只是痴痴地望着阔别已久的母亲,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妈……妈?”一步一步,一步步,空逐渐加快了脚步,向着葵跑去。什么都别想了,还需要想些什么?那可是母亲啊!要不是有照片存在、记忆里的脸都已经完全模糊了的,至、亲啊!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就这样带走他了吗?身体比思想更快一步做出反应,他月飞快地追上去挡在空面前,脱口而出:“夫人,不要带他走。”其实他月还有很多想问的,比如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是不是幽灵,你一直在这里吗……但是当下他唯一的请求就是这个。

 

求求你,不要把空带走。

 

已经亡故的向导困惑地望了他月一眼,转而又将目光投向了被挡在后面空。她轻轻皱眉,重新开口唱起来。

 

眠れる心远く高く

沉睡之心向往着远方

明き阳の升る空へ

向着空中光辉的太阳飞去

この梦よどうか醒めないで

但愿这场梦不要醒来

目覚めの钟鸣り响く

响彻耳畔的钟声却已响起

 

在听到歌声的刹那,空终于有了反应,他用力扒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他月,一面继续向母亲走去,一面用带了少许指责的语气对同伴说道:“他月,你在做什么啊?别闹了,妈妈在等我啊。”

 

不,不是的,你会死的啊!然而就算再焦虑,此刻他月也已经意识到和柏木交谈是毫无意义的了,必须和葵对上话!

 

“夫人!”他月比空更快地跑上前,强忍着过于强烈的光芒带来的不适,大声呼唤着歌者。

 

『……?』幸运的是,葵停止了歌唱并望向少年,『神谷……他月。』她有些吃力地从精神触梢的反馈中得出结论,『年轻的向导,面对灵魂黑洞,你又能有什么方法能够力挽狂澜呢?』葵叹息着,开始逐一回答他月暗自思索的问题。

 

『我,并不是幽灵。仅仅是柏木夫人在空脑海中停驻的意识。』

 

长久以来,柏木空并不像没有向导的哨兵那样感官紊乱,或是像茂木朝那样因为锁定感官系数而导致能力下降,正是因为他的精神图景中,母亲的意识一直扮演着向导的角色。

 

『灵魂黑洞,哨兵神游的终点。岂是一小块意识就能改变的。』

 

『但是啊,即便最终的结局一定是消亡,如果我在,小空不会走的那么孤独。而且,我们不会打扰到任何人。就算这个世界中没有发光的天体,我们仍然可以消失在光里。』

 

『我自然知道如果有一个真实存在的向导能来帮助小空,那是再好不过的。然而神谷他月,你扪心自问,你有这个能力让小空百分之百摆脱悲剧吗?你在成为向导的时候,有做过这种准备吗?』

 

这是很完美的诠释,并且抓住了他月最没有底气的地方——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空成功脱离神游,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准备,只不过没有准备的是他不曾想到葵的意识会出来阻挠并且成功地打击自己。

 

“没有准备,就可以做好准备。那也比做了‘放弃’的准备要强。”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露怯。

 

葵幽幽地盯着他月:『那么,你真的有成为小空的向导的觉悟吗?还是说,你和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一样,单纯地把这个身份视作能力的提升呢?』

 

有一瞬间他月迟疑了,并不是对空的思虑,而是对自己的怀疑。然而在那一刻幽灵的话重重地敲击在心口。

 

【我很讨厌那些把哨兵向导关系说得那么简陋的人。】有些事,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悟真相。

 

哨兵与向导的适配关系是潜藏在本能里、无需教学的。有人说那是触电般的一见钟情,也有人说那是陷入疯狂的守护,还有人说那是迷航时灯塔忽现的救赎感。神谷他月慢慢地回想着从小到大与柏木空一同分享的时光。

 

陪伴啊,是最长情的告白。

 

 

 

 

 

 

 

没有回答的声音,葵看见的年轻向导脸上决绝的笑容。她其实很欣慰,只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亟待解决。

 

葵最后一次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儿子:『小空啊……尽管出于尊重他从来没有明示。但我知道,他也希望成为一个人的铠甲。』

 

『葵,木莲,枫,柳……』她轻轻念着家人与朋友的名字,『花与木,生长在天穹之下,托举长空……那么,你呢?』

 

这个问题似乎早已被想通。

 

“月,是天空的心脏。”

 

引力之下,搅动起海洋与种子的力量,潮汐起落,草木生长。

 

 

 

 

 

很好,这个回答她很满意。『走吧。』于是葵说,伴随着先前空灵的钟声再次响起,『我想,在灵魂黑洞撕碎这里之前,我还能帮你争取到一些时间。』她一挥手,站在他月身后的空就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在了向导背上,仅凭空气中的血腥味就能猜到哨兵背部血肉模糊的伤口也重新显露出来。

 

“!”他月尽全力稳稳地背起空,正想下山,却又开口问道,“夫人,那……你会怎么样?”

 

葵已然是背朝他们。亡故的女子用歌声代替了逐客令。

 

いとしき日々は过ぎて

眷念的美好日子已然成过往

懐かしい郷に驰せる想い

缅怀对曾经的思念

远く近く肌を抚ぜる

抚慰着远离故地的自己

たゆたう淡い导き

而过去的方向已消散

 

不会怎样,只是永远成为储存在相片上的记忆,仅此而已。

 

 

 

 

 

哨兵的重量压得向导抬不起头来,视野之中,可尼以恒定的速度跨着步子引路。完全崩溃的小伊伏在空的背上,拼命解开身上的绷带去包扎监护人身上的伤口,不断发光的特殊体质反倒为他月照亮了前路,而在绷带的包裹下,狰狞的伤口也在以奇迹般的速度愈合着。

 

金色の波ゆらす

摇曳着金色的波浪

时渡る彷徨い人

在时空中仿徨不去的人

永き旅路の果

在那漫长旅途的尽头

辉く月へと还る

于月辉下回还

 

 

上山时一路同行的座敷童子又出现了,脚步轻盈,歌声动听,似乎竭力做出轻松的样子,来掩盖山顶光芒越来越暗淡的事实。道路两旁的树林里,几个大鬼似被同类吸引一般出现,他们安静地靠过来,用一种有力而不失礼貌的方式小心地将空托起一些,以减轻他月的负担。

 

漫漫长路,终于要到尾声了。他月只觉得腿软的不行,仿佛下一刻整个人就要前倾下跪。他不敢回头,他不想面对葵的意识正在逐渐消失的事实。座敷童子的吟唱正一点一点将泪水逼出眼眶。总觉得葵不应该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与空和自己告别,他月突然大声喊道:“一直以来,多谢了!”

 

温柔而悲切的声音就这样直接地出现在耳畔:『从今以后,拜托了。』

 

从此你的命不再是自己的,你将取代我,将成为他的重心。背上的人不知何时醒转过来,耷拉在他月身前的右手忽然抚上向导的脸颊,一点一点拭去躲在刘海之后滑落的泪水。

 

“……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竟然有人等在山脚之下!他月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空的精神图景里的幽灵军官:“为什么你在——”

 

【你知道怎么处理灵魂黑洞吗?你还来得及吗?】幽灵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月的话并问出了和葵一样的问题,【知道怎么处理你也来不及。】并且用迷之自信的语调替向导否决了。

 

经过三两次交手后他月得出的结论是,面对这个有点精分的幽灵,最好还是不要对杠,反正他肯定会自说自话自作主张地采取行动。看在之前从外来尸体手上救下自己和空的事例上,他月决定姑且观望一下这位经历过完整人生的前辈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果不其然,幽灵叉着腰指挥起来:【把这小傻子带到你的精神图景里,然后随便用什么办法让你自己占据他所有的注意力——五感都要。】

 

【我来处理这档子事。】幽灵闪到一旁给两人让出路,同时自信满满地做了个撸袖子的动作。山脚平地上,青石板蜿蜒着伸展到前方朦朦胧胧的地方,看上去好像是一片洒满了皎洁银光的湖泊,【等我修复了以后就感觉从这里出去吧,外面出事了——当然就算你现在急也没用。】

 

【哦对了,既然你自己表现得这么有觉悟的样子,那么不介意我从你的精神图景里借点东西吧?】

 

“你想借什么?”

 

【月亮。】

 

如果你真的已经做好准备,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强大。那么,就用一个月亮带动两个世界的脉搏吧。

 

似有潮汐猛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再一次目送两人走远,幽灵对着变得空空荡荡的山说起话来:【心还真是大啊这位美丽的女士,就这样默许他把人带走了。】

 

『不是注意到您来了么。』迎面而来的风中隐隐约约仿佛有人在回答幽灵,『您好歹活了三辈子,是有经验的人。』

 

【什么事都瞒不过精明的向导。】幽灵嘿嘿笑起来,精神分裂一般开心地唱起葵并未吟出的那一段歌词。

 

镇める词远く响く

远方响起镇魂之音

今はただ深く眠れ

如今也陷入沉眠

欠けた月ばやがて満ちゆく

残月再将圆满

出会い别れ缲り返す

重演着再会与别离

 

 

 

沿着青石板向前,年轻的向导小心地拢着哨兵在湖边落座,他让哨兵靠在怀里,并把对方的头枕在自己支起的膝盖上,像以前做过的那样将嘴唇附到同伴耳畔。哨兵移不开视线似的紧紧盯着同伴近在咫尺的眼瞳,专注地听着耳边传来的歌声。

 

 

ひとひうたえや,

みよといずみ,

にんげんのなみやは,

やはてきてゆ,

こことなみげや,

ふむふゆりつ,

ゆらむゆひらゆ,

ふるふゆごえ,

 

斋歌斋辞,

御代与泉,

祝祭于舞,

神飨不卒,

此有祭舞,

永葆丰瑞,

斋宫之辞,

以介景福。

 

【TBC】

 

关于他月和空精神图景的随想: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评论(13)
热度(26)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