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歌唱06【哨向】

私设多,注意避雷,怨怒于还是只能用对话堆砌剧情

卡的——飞起——

幽灵的任何背景都是我瞎**扯的千万别当真OTZ

 

 

 

 

 

女巫骨螺——狞厉的美,鱼刺状的棘。然而越是硬质的保护,或许越有软质的心肠。

乌贼,胜在智慧。有头脑才有灵魂,所谓狡诈,像种被乌贼的墨汁所浸染的智慧。不过乌贼虽诡计多端,所要做的,不过是自我保护。也许正因为乌贼是绝对的软体,才发育出绝对的计谋。

                                                    《巨鲸歌唱》周晓枫

 

===============================================================================

 

【伦敦塔真是越来越无能了,不是吗?】什么意思?这个幽灵将自己放在什么位置?口气嚣张而目中无人。夕阳余晖之下,逆光而立的半透明魂灵在出现的同时“唰”地将木刀指向柏木空的咽喉,却堪堪在距其十厘米的地方停住。哨兵的神经瞬间绷紧,卷起袖口的手臂上三两根青筋暴起,随时准备着那一触即发的冲突。

 

向导的精神屏障如宏大的数据流一般将自己和同伴裹得严严实实,他将手搭在哨兵肩上,以用手指敲击肩膀的方式锁定哨兵的状态,保证事态维持在千钧一发的情况。神谷他月在同一时间悄悄捏紧了背后的弓弩——为了免除拈弓搭箭耗费的时间,伦敦塔替远程作战能力高强的向导安排了弓弩与轻武器的上手课程。目力极佳的少年更是取得了优异的毕业成绩。

 

在这段执勤时间里,空和他月不是没有提防着幽灵,某种意义上这其实本不该是他们的任务——在明知道有三大不能遇见的物种之一游荡在山上时放任新手来这里执勤。但是没有办法,所有留守人员里对这里最熟悉、关系网最亲密的只剩下他们了。而且这风平浪静的三周更是让专业人士在评估时降低了幽灵危险系数。但他们如何能掉以轻心呢?谁才是真正目睹过幽灵的人啊!

 

 

幽灵志在必得的声音再次响起,每个音节都有如贴着皮肤划过的刀片:【把弓弩放下,除非你想比比是你举起它的手速快还是我的刀快。】明明声线如此漫不经心,明明站姿这样随意,却不能让实习保护官感到胜率有一丝一毫的增加。他月迟疑了一会儿,眼含怒意松开了藏在背后的手——毕竟他无法用空的安危做赌注,无论哨兵怎么想。

 

幽灵听见武器落入草丛的窸窣声响,眼角眉梢都带上了笑意,周身的气场看上去也软化了一些。【很听话嘛~孺子可教也!】

 

【不过我想我们之间的矛盾在神社里已经解决了,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多管彼此的闲事?毕竟我前世人品不怎么样,死后总要为自己积点德……】幽灵晃悠着另一把木刀,“啪嗒啪嗒”地在草丛里拍来拍去,字句间意有所指,无法靠近山顶的结局仿佛已经落定。

 

这可不像是传说中执念深重不择手段的幽灵种族应该有的作风。“您很奇怪呀,幽灵先生。”空无畏地盯着敌人。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是没遇到过,当年与深山鬼婆对峙、以二人之力对抗一众持有热兵器的西方收藏家并不是以失败告终。此时此刻,镇定是在精神上压制对方的绝妙武器。橘色头发的少年不动神色地往前迈了一步,以纯净的眼神作伪装,窥探敌人笑容背后的秘密。“明明在能力上占有‘附体’这么强大的优势,却一点都不愿意充分利用它。”

 

【你要我充分利用它吗?】幽灵威胁似的用刀尖拍拍空的脸颊,然而神色上却隐约闪过一丝尴尬。

 

“明明是欧洲的打扮,使用的却是日本武士刀。”

【你在质疑日本武士道在全球的地位吗?】

 

“原本可以强行要求将狐狸门开大一点,却完全是顺着我们的意思将就。”

【你知道好奇害死猫这句话吗?】

 

这家伙是话题终结者吗?!

 

别逗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反应啊。正常情况下总不该是个问句吧,难道剧本不应该是自己问出一系列问题,幽灵逐渐敞开心扉,接下来就是友好的联谊时间,由幽灵讲述悲惨人生,接着自己再猛灌心灵鸡汤,最终幽灵解开执念、成功升天That’s all吗?就算整个流程看起来幼稚地可笑,但那的确是最有可行性的途径啊!

 

 

 

任何的问题,如果不能切中要害地问进去,这场对话就毫无意义,结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他月趁着空发问的时间仔细打量着幽灵。信息获取,并不局限于声音交流,肢体语言、着装细节也是一种渠道。高级将领制服,袖口的污垢明显得令人皱眉,胸前所别的徽章特地挑选了极为鲜亮的颜色——结合神明大人所给的消息,大概是首席向导用来集中哨兵游离的感官所使用的小手段……

 

等等?那个徽章的纹样?

 

视力堪比哨兵的向导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

 

“乌贼。”他蓦然开口。


“一战时期凡尔登战役与索姆河战役重叠的时间区间内,曾经诞生过一个鲜为人知的奇迹。一个精神共感能力强大到能同时带动四对哨兵向导进行精确突破的向导,曾经的情报贩子,后来的双面间谍。他以八人联动式作战闻名而被人们称为乌贼。”

 

不出所料,幽灵军官完全将注意力投到了自己身上。他月不动神色地继续陈述:“这个奇迹之所以鲜为人知,除了‘乌贼’前后从事的两份职业的特殊性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因为‘乌贼’的哨兵英年早逝。尽管向导对于伴侣死亡的反应不比哨兵激烈,然而哨兵与向导间密不可分的结合关系被撕裂,还是导致向导仅仅两个月后就随之死去了。”

 

幽灵的笑意完全消失了。【你和你养的小鬼一样,很明白怎样把人的情绪掐在爆发的临界点上。】

 

 【我很讨厌把哨兵向导的关系说得这样简陋的人,好像他们永远不会有那种经历似的】

 




【伦敦塔的军理课你上得很仔细嘛,连这么偏的资料都查到了。大概走访了很多人吧?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不喜欢太聪明的家伙,心思这么缜密的人类,我也不喜——噗噢!】

 

转折来得太突然,那一闪而过的紫色小身影从背后扑倒了幽灵,下一刻便敏捷地逃窜走了。来不及犹豫或惊叹,空本能地抽出了口袋里神明大人之前转交给他的铁水杯与音叉用力敲击起来。

 

【!!!!!!】像是被波纹状的浪潮冲击到一般,幽灵连连倒退,最后竟栽倒在地。然而神明大人曾交代过,此法只能抑制,不能束缚幽灵。真正的封印必须由专业的师傅进行。但是现下情况略有区别,幽灵现在所依附的是原本在胖嘟嘟身上的小纸人,只要在幽灵接触下一任宿主之前限制小纸人的活动范围,就可以连带着限制幽灵。趁此机会,捡起弓弩的向导转身便是三连发,箭箭瞄准了悬空在幽灵体内的小纸人,意图将它钉在山岩上。

 



可惜全都被木刀挑掉了。不是他月不够优秀,而是对手太强大。前生是向导的幽灵仍然保持着高度敏捷。不过意料之外的是,幽灵从地上跳起来后并没有急着攻击,只是贴着已经完全变为白色的巨兽站定。任凭保护官持续地敲响音叉,他紧紧靠着巨兽,眉头紧皱,仿佛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你们,那个……叫什么……保护官是吧?做你们该做的事去,别在它身上打主意。小恶魔不让我动你们,那你们也别来干扰我。所有物种都应该对行将就木的生灵持有应当的尊重。】幽灵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处在被动的一方。

 

那个“它”指的显然是搁浅的巨兽。小恶魔又是?!

 

幽灵态度的转变太生硬又太离奇,一时间空并不敢掉以轻心,却也相当人性化地停止了敲击。“可是山顶的法阵……”他尝试用友好一点的语调和幽灵协商。

 

【我没有破坏过什么鬼法阵!!】暴躁顺着语气传递出来,外露的精神触梢让空很是不舒服地抖了抖。【我从狐狸门里出来后唬住那群红鬼就没再做什么了!】

 

【反倒是你们,执勤了三周,竟然从没有关注过天谴山地下的精神波动吗?那些被运进来的棺木,你们一次都没有发觉过吗?】

 

【与我的力量并不匹配的破坏,你们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是有人把他们搞的小动作栽赃到我头上吗?】

 

幽灵看着因为自己的话语而面露慌乱的年轻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去体验那生死关头的时刻吧,用痛苦学习哨兵与向导灵魂上深沉的交织吧,无知的年轻人们。双十年华下积累的阅历怎能与经历了三次人生沉淀的周密思虑相比呢?幽灵痛苦地发现自己那颗已经凉透了的心脏正重新杂乱无章地跳动起来,那两位年轻人身上所带携带的品质无法不让他想起故人,想起那些令他追悔莫及的岁月。他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干涉这两位年轻人的行动,用自己看了三辈子人生的眼光苛刻地指责并纠正他们不严谨的行为,自作主张地扮演起自以为是的引导角色。他叫骂着,仿佛这样就能够弥补当年哨兵与自己犯下的错误。

 

“作为幽灵而存在,是因为你的哨兵吗?你的执念,也与这个有关吗?”那个橘色头发的年轻人转身时发出的呼唤将幽灵的思绪稍稍拉回了现实。

 

他冷淡地回答道:【是因为他,也不是因为他。我解决执念的手段并不是通过附身就能够降低难度的。我是名军人,军人怎么会像其他普通的幽灵那样,执迷不悟地通过附身拼命去争取那些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呢?】

 

 

 

 

 

 

我怎能附身他人?否则他要如何认出我?否则我要如何避免第四次犯下相同的错误?否则孤独的结局怎能被改写?在幽灵晦涩的视野里,年轻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然后突然被一幕幕鲜亮的画面所取代。他看见自己带着两把木刀被强迫推到古旧的祠堂里过夜,看见手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看见旦那被神游症折磨得失去意识时自己在旦那手上习字,看见作为情报贩子被长官捉拿时对方异样而激动的神色,看见第一次品尝樱花酒时被呛得通红的脸,看见军刀孤独地落在尘埃里一点点被锈蚀……

 

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滑向了【神游】啊……这样毫无防备的话是会出事的……幽灵开始努力地思考着恶魔的姓名来阻止自己在回忆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叫帕克还是里克来着……?那小龙的名字怎么和这小恶魔这么像?为啥不让我打他们啊,一对毫无自知的小傻子,还打我……虽然打了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还有这小纸人……怎么放得上去取不下来啊……麻烦死了……

 

 

 

 

 

 

半梦半醒的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幽灵敏锐的精神触梢被一阵爆炸的声音触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只是地震带的极其微不足道的自然现象。

 

他猛地朝山下望了一眼,片刻后窜起来飞奔了下去。

 

【TBC】


这幽灵其实很皮的hhh本性又欠又二的

从凌晨四点折腾屏蔽词一直到现在简直酸爽

评论(6)
热度(20)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