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歌唱05【哨向】

私设多,注意避雷,本章基本无明显cp倾向,有一丁点他空/空他无差

 墙裂推荐《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哨兵向导观察报告》!真是经典之作,昨天没忍住看了个十七八遍x还有移动迷宫的Minewt这个tag里也有一篇现代哨向超级棒!不说了我回去补了!

第五话卡到飞起……有一瞬间真的不想写了……倒豆子一样说了半天都没达到满意的状态,剧情衔接全部被狗吃了。

About小大:官方漫画茂木天使对每个人的昵称都取了名字的第一个字,然后立秋就……

About神室:日本游女未成年时的称呼

官方设定立秋可是大户人家的娃啊23333

 

 

 

 

 

侧卧在山顶,庞大如蓝鲸。即使是那正在衰微中的呼吸,也足以搅动起巨兽周身的气流。拍打着的尾鳍敲松了山岩,生命在此地搁浅。无数魑魅魍魉从四面八方聚集,似被这盛大的葬礼所吸引。

 

【哎吆喂——这是谁家的小可怜呀?】

 

===============================================================================

 

立秋的失明症状相当奇怪,他的的确确是无法看见任何东西。但就在他失明症状开始的同时,整体感官的敏锐程度有了一个综合性的提升。他无法看见桌子上摆放的物件,却能够在水杯被推移向他时准确抓握,甚至能够在有人路过时精准地抓住对方的手腕。

 

“初步判断是觉醒的前兆,”分部医疗楼的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这样向柳先生汇报,“但是以各种征兆来看根本无法判断到底是哨兵还是向导。”

 

“……一巴掌把他拍觉醒?”首席哨兵的脸色极其难看。这并不仅仅是凹十津神社那场意外所造成的。两周前他收到上级的调任通知,将他和手下三分之一的队员暂时调离所在区域。这奇怪的通知带着浓重的阴谋色彩——凡是接受过长时间正规训练的特殊人种都被普及过这样一条基础知识:首席哨兵在非极端情况下,绝对不能离开他们被分配负责的区域。这不仅是对较其他哨兵有着更强领地意识的首席的尊重,也是出于对地区安全的考虑。更何况出外勤一直都不是他的主要职务,近期却变得越来越频繁。

 

将三分之一的队员全部调离,这意味着他必须让很多尚未完成全套训练的新人直接接手大量基础工作才能够保证地区自卫能力与以往不相上下。然而新人良莠不齐,维稳并非易事。

 

好在【伪】边缘人士柏木枫假借职业需要改变行程推脱了这次外勤。这意味着即便出了什么事故,枫小姐也可以直接回来接手,不用再经过各种毫无意义的上级审批。

 

 

 

至柳先生踏上航班时,空和他月在天谴山的执勤时间也满三个星期了。

 

 

 

 

 

 

“真的很想帮些什么忙。而不是干坐在这里。”立秋大地坐在13楼的小型客厅内无奈地叹气。对于管家在听说此事后紧张到无以复加地给他申请VIP待遇这件事,立秋心里的感受只有三个字:

 

好尴尬。

 

阿勇极为珍惜这秋日的阳光,霸占着落地窗前最暖和的区域。胖嘟嘟却早已躲到背阴处,生怕被燥热的光线波及。它背上的毛快烧起来了。

 

刚从街区执勤回来的茂木朝坐在一边徒劳地安慰同伴:“没事啦没事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啊,背不出来了。

 

小姑娘用力搓着手指,企图再找点什么话题来活跃一下气氛。“啊!那……那个!我们要不要再来讨论一下那个幽灵的身份?”尽管不是什么好主题,但多少能让人有继续谈论的欲望。加之立秋本人在醒转后进行的口述与众人所见事实有部分出入,更提高了这个话题的持续性。

 

果然,一说起这个大地就很快提起了精神,倒不是因为他有多激动,而是严阵以待的表现。并且有些消息他并不是那么愿意与除三位同伴以外的人透露。“中振袖……卫门坡……”立秋急切而断断续续地把最近思索着的细节告诉茂木,“还……还有木刀,……见返柳……”

 

这些词语似乎让茂木一点点窘迫起来,她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开口:“小大*,你知道这些词都代表什么吗?”尽管女孩子是少数愿意相信同伴印象中的幽灵是日式打扮而非欧洲军官,但是大地所说的这些关键词全都指向了一个截然相反身份:吉原游女,日本江户时代第一花柳街的妓子。

 

开什么玩笑?!这个差别也太大了吧??

 

尽管继续说下去可能有些失礼,甚至冒犯,但大地选择坚持,只因为这求之不得的倾听是任何医护人员都无法给予的:“只是重点不在这里,我……他将一段人生展现给我看,以此拖住我的注意力,从而实现长时间的依附与操控。”这个猜想终于被抛出来,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其实整个故事很简单,一名男妓被恩客买下,当做刀客培养,最终因刺杀失利被围剿而死。但最令人关注的,是那名恩客的府邸——正在天谴山附近。

 

“我……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有一瞬间立秋仿佛【看见】一本破旧的古书无端从书架上掉落,散落的书页间隐约可辨认出些许熟悉的字眼。一旁的书架太过眼熟,似乎是幼时曾经呆过的地方。

 

 

 

 

太阳逐渐偏移。拉长的日光慢慢覆盖了立秋大地半张脸,烧得那块皮肤火辣辣地发烫。桌子上被开了免提的手机里断断续续地传出茂木朝与管家的交谈声。阿勇枕着他的手落寞地注视着手机,不时发出轻微的呜咽。

 

幽灵的前生今世,或许就藏在自己家所收藏的某本古籍之中。

 

 

 

应少爷要求将小姑娘待到府邸的管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茂木希望去书房参观片刻的要求,转身美滋滋地找来料理长嘱咐晚餐事宜。

 

哇——少爷居然带女孩子回家耶——

虽然少爷他本人没回来。

 

管家才刚转身出去,朝立即打开书房的小窗,将胖嘟嘟放了出去。傍晚的秋风吹得斜刘海微微飘动,朝微笑着与梦貘约定好第二天早上见。胖嘟嘟站在空调室外机上,蹭了蹭女孩子柔软的手,“咻”地不见了。

 

女性哨兵又警惕地望了望窗外,方才将目光放到一架架书上。

 

 

 

【没有……不在第三排。往上数两本?不是。】

 

立秋忍住少有的焦躁,再度下了一个推断:“小朝,往后两个架子,从最下排开始看。”

 

通话的另一头茂木依言向后走。色泽暗沉的木质书架散发出一股子幽幽的香味。熏得整颗心都平静下来。由于朝向关系,书房深处光线并不充足。越往里走,飞扬的灰尘便越来越多,光影交错间书房里如同有鬼影窜来窜去,无时无刻不在干扰着哨兵,将她的意识向神游的深渊推去。

 

【停!】电话里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茂木瞬间清醒过来,瞳孔快速重新聚焦,面前是这架书的第五排,【正对的那本是《古今集》吗?】

 

“没……没错!”来不及惊异于同伴精准的推测,女孩子连忙回答。

 

【请往左手边数三本,抽出来。】为什么小大能像在现场一样指导自己?小朝一边将书本抽出来翻开,一边困惑地想着。

 

但很快她就被书本上的字句吸引住了。

 

 

 

 

 

刀客并不是从小就被培养成刀客的。江户时代幕府统治下,吉原某一金碧辉煌的楼宇,那才是他人生的开始。他被当做女孩子似的培养起来,歌舞、茶道,振袖、浴衣。

 

俗话说得好,男人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在他脱离神室*身份的第一天便有人一掷千金欲买他初夜权。当晚竞价的激烈程度吓得他想直接滚回娘胎里重来一遍人生。

 

就在他暗自准备趁隙窜出去的前一刻,有什么人“哗啦啦”地把一大堆金灿灿地东西直接抖在座位上,自作主张地走到刀客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回屋去。三天之后跟我走。”管事的妈妈粗粗估量了地上那堆东西的价值,赶紧大呼小叫地跟上去强调各种规矩,什么扬屋费啦彩礼钱啰,嚷的令人生厌。

 

噢哟,有钱了不起噢。刚满10岁刀客毫不客气地腹诽。

 

到底是自己的旦那,三天后刀客还是乖乖坐上了前来接他的车。刀客的旦那教他怎么用刀,如何刺杀,还将刀客的姓氏改成自己的。旦那对刀客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府下的门客。”

 

刀客是吉原的传奇。他舞起来艳得让人神魂颠倒,他笑起来美得令人惊心动魄,两把木刀舞得生风。

 

木刀开鞘的那一天,刀客杀尽了游荡在吉原荒野里游女的魂灵。利刃断裂的那一日,刀客与他的旦那死在了地下的祠堂里。那个时代祠堂的位置,正是如今天谴山的山脚。

 

 

 

哨兵偷偷将最后几页绘了地图的纸撕下来,靠短裙皮带系紧在腰间,转身甜甜地应着管家的呼唤。

 

 

 

 

 

 

 

 

距离下午六点整还有7分钟。柏木空扔掉手中的粉笔,拍拍手满意地从草丛里站起身,看着地上被修补得差不多的法阵。三目鬼长老负伤难以走动,一时间天谴山上大量被幽灵破坏的法阵都必须人为修补。但被物理条件所束缚的人类肉体是有极限的,三周的执勤时间内他们也仅仅是修复了三个最基础的大型法阵。太容易趁虚而入了……空有些丧气地想着。

 

“汪!”条件反射般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小伊迈着软软的步子牵着什么生物向他跑来。自动露出慈母式微笑的空向小伊伸出手:“嗯?真不错啊,小伊交到新朋友了?”那是一位身着红色和服的座敷童子,擎着一朵葱兰的小手藏在袖子里,无比乖巧可爱。

 

神谷他月颇为无奈地跟在后面,瞧着友人再次进入溺爱孩子的笨蛋家长模式,在一株梧桐边站定,倚着树轻轻叹了口气。

 

考虑到这孩子好歹准确地把自己带到同伴身边,他月决定在紧迫的时间里纵容座敷童子浪费柏木30秒。

 

3、2、1.

 

“好了,”倒计时结束,“我们得赶紧出发,抓紧六点之后每分钟的时间考察山顶。”

 

他月重点所指的正是搁浅在山顶的巨兽。七星临走前转交给他们俩的资料里提到,这只巨兽情绪极其不稳定,每隔四小时切换成另一种状态,最明显的变化就是颜色。早上6点至12点以及夜晚6点到12点,它看上去就像被巨大的白色的茧所包裹,极为虚弱;剩余时间里它表现出极强的攻击性,周身颜色变暗并不断发出吼声,此时它伸展身体,可以明显看出鱼鳍的形状。最重要的是,巨兽的出现像是产生了引力一般,异闻生物正源源不断地前来,这很容易导致意外情况的发生。

 

如果要恢复天谴山的自卫系统,山顶是很关键的一环。这三周来执勤的两位在不断地缩小考察的圈子,以便在最安全的情况下与不明巨兽近距离作业,从而确定山顶法阵的完整与否。

 

卓越的体力让实习保护官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了山顶,两人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最后一分半,只要时间一过,他们就要进行一个大胆的尝试。

 

只可惜在这个计划被付诸实施的前一刻,一个不曾在前三周的时间里出现的声音响了起来。

 

【忧世未能遂心愿,无人寿如千年松。】

 

在这个声音吟咏之下《古今六帖》所记载的和歌竟带上了一丝极为暧昧的味道。

 

哨兵灵敏的听觉将棍状物撕裂空气的声音精准地传送到空的耳朵里,他不动神色地把他月往自己身后推了推,确保两人站在昨天划定的安全区域内。

 

【伦敦塔真是越来越无能了,不是吗?】来者拨开哨兵与向导藏身的灌木,笑嘻嘻地望进他们的眼睛里,口中的话语仿佛跨越了时光与国度,【竟然都不用“圣所”和“向导之家”把不同人种区分开来,这么看得起你们的定力吗?】

 

半透明的身体里飘浮的小纸人显然是从胖嘟嘟身上摸下来的那一只,完美诠释了这位幽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能被看见并使用物理攻击的原因。

 

幽灵军官比空和他月表现得更有保护欲——死死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两把木刀在手中流利地舞出漂亮的剑花。在他身后,鱼型巨兽正缓缓转化成白色——而实习保护官们竟无法靠近一步。

 

【TBC】

 

没人告诉我这幽灵活了几辈子呀x


评论(6)
热度(15)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