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歌唱02【哨向】

私设多,空他/他空无差,立秋x茂木有,注意避雷




恶魔,幽灵,深山鬼婆是三种最不能遇见的种族。*

 

===============================================================================

 

 

ひとひうたえや

みよといずみ~

にんげんのなみやは

やはてきてゆ——

 

こことなみげや

ふむふゆりつ

ゆらむゆひらゆ——

ふるふゆごえ

 

 

 

 

我听到了非常悦耳的歌声。柏木空在醒转前有着朦胧的意识,记忆像是断片了一样重现的都是模糊的画面。他想不起来两人钻入准备区后他月对他说了什么,他只能断断续续地记起自己伏在地上,右耳听力在他月的调整下达到了最佳的高度。紧贴着地面的半张脸感受到一阵阵的凉意,耳畔不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呀呀的声音。比预计时间提早出现的空姐手里拿着一支精巧的泰瑟*,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带着意想不到的阴森。

 

训练有素的女性哨兵在掀开幕帘之前就已经锁定了向导的位置,一出手电击枪便朝着他月最为致命的地方袭去。然而年龄以及身体素质上的差距,还有哨兵保护向导的本能,都为空争取到了宝贵的优势。

 

我从地上弹了起来……柏木听到耳畔传来医疗器材发出的“滴滴滴滴”的声音。

 

我挡在向导身前。视野中突兀的色块逐渐清晰成走动的医护人员。

 

我来不及打掉那支电击枪。“小空!!小空啊啊!!”他终于看清枫姑姑憔悴的脸,也感受到了脸颊上波奇的舔舐。

 

阀门自己开了。“小伊……”柏木嘶哑着嗓子轻轻呼唤精神向导的名字,瞬间感受到了额头上砸下来的大颗泪珠。

 

还有就是……

 

我听到了非常悦耳的歌声。

 

 

终日歌唱着呀,

御代与泉水~

人们的脚步是,

无边无际的哟——

 

此处与脚步呀,

走过冬天。

纷纷扬扬纷纷扬扬——

降临了冬天的路。

 

 

 

 

 

偌大的东京机场进入了封锁状态,来自盖特威克机场的航班自降落后再无任何作动,仅仅是停在跑道上,闪烁的信号灯似乎传递着着死亡的讯号。仅在20分钟内这片机场就被警方封锁,各种部门派遣来的人员在跑道上走动着,不同颜色的警示灯闪烁着仿佛在昭告长舌的多方媒体“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

 

CDC【疾控中心】的专业队员很快结束了对机舱内生命体征与特殊物质的检测,接着就地建造的隔离病房开始林立,白色的担架进出频率飞速上升。整场事件和美剧《血族》的开头极为相似,甚至有胆大妄为的媒体开始撰写相关报道渲染生化危机的气氛。然而有一点令人惊喜。惊。喜。

 

没有伤亡。

 

机上全体成员保持着一种睁眼昏迷的奇异体征,第一位恢复语言能力的受害者仅在数次心肺复苏后全身的检测指数就开始以正常速度回到正常指标。

 

 

 

 

 

 

病床靠背被摇起来,神谷他月坐在陪护的位置上将溶解了冲剂的杯子递给空,“你算醒的比较早的。”他说道。空接过杯子用双手捂住,抬头看见可尼站在他月的膝头,一脸向往地看着自己手里冒着袅袅热气的杯子。哨兵微微一笑,伸手捞起小鬼用手掌和杯壁将它夹在中间。他见小鬼舒服地搂住杯子,便偷偷打量着向导的神色。同伴那比平时更显出些许病态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模糊的笑意,满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必须等他自己开口。

 

   穿着病号服的向导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停地用冰冷的手指摩挲嘴唇,仿佛这样就可以组织好措辞。“柏木,”他艰难地开口,“当时你有听到什么吗?”

 

啊!还以为是什么很了不得的消息呢!空正想缓一口气,没想到对方下一句立刻又让气氛凝重起来。

 

“黑匣子在送往上级之前被恶意销毁了。人为。”

 

?!

 

“立秋是第一个醒过来的,已经被东京塔上级盘问了四个小时。”

 

“茂木还没有醒过来,医院方面声称是哨兵的嗅觉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那口棺木里面的所有东西。”神谷他月突然停顿了一会儿。“在被打开之前就已经变成灰了。”

 

“……”柏木的脑海如同被海水洗刷过的沙滩一般空白一片。,“我……我很抱歉,我只听到里面有木板运动的声音,然后就是那场袭击。”他抬起头来望着友人的眼睛,不知怎的将听见歌声的事吞了回去。

 

他月笑得相当勉强。【没事。】他的嘴唇蠕动着,声带却几乎没有震颤。他紧紧地按着病床护栏站起身。“等茂木醒过来我们就可以回去就职了。枫小姐打点好了后面的行程,在此之前……好好休息吧。可尼?”向导朝小鬼招招手。精神向导难得听话地松开杯子跳到他月的肩膀上。少年摆了摆手,步伐不稳地走出了病房。

 

 

 

那个幽灵,逃出来了。

 

直到走出病房,神谷他月才感觉到脑门上冷汗涔涔。

 

在柏木空拼命为他挡下那一击的下一秒,神谷他月凭着三个月内训练出来的反映速度建立了他极限所至最为牢固的精神屏障。以他们两个的身手,尚且不是这个训练有素的女性哨兵的对手,但是如果能够拖延一点时间,说不定会有其他人发现这里的异常。双方太过于关注敌人,一时间正在慢慢自己打开的阀门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但是很快他月就重视起来了,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仓门“砰”地甩开,一股热浪瞬间弥漫上来,怀里原本仍在痉挛的哨兵本能一般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很显然,哨兵灵敏的感官正在受到极大的折磨。他月一手扣住空让对方背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托住空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他月将嘴唇紧紧贴着空的耳廓迅速而准确地下达一道道指令来调节哨兵即将完全失衡的感官。所有精神末梢都准备就绪,只等接触到哨兵对应的触梢开始标准的榫接。罅隙之中他瞟了一眼那个空姐,内心惊异于对方没有任何袭击。

 

那个空姐?那个空姐正以一种人类无法做到的姿势扭曲地站立着,瞪大的双眼令人毛骨悚然。他月死命地把空往怀里揽,肾上腺素急剧飙升,紧急情况下才被允许使用的精神投影也已经准备就绪——

 

然而空姐并没有再做出攻击性地动作,她大幅度地将头甩向另一边,然后用一种诡异的走路方式离开了准备区。

 

丝毫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但是向导却已经感到双腿无力,堪堪倚着墙滑落,视野也变得模糊起来。神谷他月撑大了眼睛想打起些精神来,然而他已经吸入了过多空气中的微量物质。最后通过准备区幕帘间隙印入眼中的画面,是满脸焦虑的立秋大地正面撞上了那诡异的空姐。

 

 

 

 

 

 

 

 

 

三方主塔派遣的人员进行了事故发生以来第四次非正式信息交互会议。北京塔方面调来了专业的开棺师傅与考古学家,不断施压要求接手古棺木;伦敦塔方面强调了不知第几次幽灵逃脱最大责任在东京塔,顺便将棺木扣在了本国的驻日大使馆;东京塔方面忙于从苏醒的旅客中搜刮一分一厘的线索,然而皆是徒劳。

 

会议的最后,一向最擅长负责幽灵相关超自然事宜的北京塔方面似乎烦不胜烦,从首都调了几位资历深厚经验丰富的人员继续走流程,带着开棺师傅离境了。伦敦塔方面在北京塔离开后虚张声势了几下,实在看不出事件着手点,也回国了。同一时间,东京塔的指令很快传递到每个地区的分部。

 

锁定幽灵的去向!

 

 

 

 

 

 

 

 

 





茂木朝清醒地意识到她看见的是自己的精神图景——一间非常可爱精致的小屋。当她向屋内那面穿衣镜望去的时候,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坐在盖特威克机场一家化妆品免税店里,脸涨得通红。金发的少年正带着一种很认真的神情将沾了唇釉海绵头轻轻地点涂在她的上唇。

 

“抿一下。”男孩子无意识地露出一个温润的微笑,自己也跟着这句话做了相同的动作。

 

在镜子里立秋毫不自知地用小指按上女孩子柔软的嘴唇,将液体口红轻轻打薄。他突然触电一般收回了手:“好,好了……小朝照镜子看看……?”于是镜子里的自己朝着镜子外的自己望过去。

 

图景在此时断片。

 

第三个声音突然在茂木的精神图景中响起:“哎呀呀,真是体贴又温柔的男孩子啊~”

 

茂木找不到声音的主人。

 

“我来帮你走出这里吧。”它听起来和善又友好,“在这样睡下去朋友们会为你担心的。”

 

小姑娘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轻盈无比,向着小屋的天花板一点一点飘去。在她即将撞上的那一刹那,茂木猛地睁开了双眼。

 

“小茂醒了!!”是柏木激动地声音。她还听到阿勇扑扇翅膀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一个沉甸甸的生物就这么往她胸口一趴,整个人醒转得更快了。

 

“大家……”女孩子努力咧着嘴笑开来,却怎么也无法阻止眼泪的下落,“我真的……没事真是太好了……”她轻轻搭住了一只握在护栏上的手。

 

 

 

 

 

 

 

 

 

【真是个天使一样的小姑娘呀~我这么好心地将你送出这里,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借他用一用了。】

 

 

 

 

 

【TBC】

 

以下剧透警告

 

*关于三种族设定是作者在漫画中亲自设定的

*四人组漫画官方设定社团:空,篮球社;他月,弓道社;朝,家政社;大地,美术社。

*作者曾经在漫画中提到几位主角力量的设定:朝>>>>>>>>空>>>>>>>>>他月,大地……我好想没印象了OTZ



私心大喊一声

(立)秋(茂)木大法好!!


评论(7)
热度(33)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