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歌唱01【哨兵向导梗】

这个人写的东西都很难看的,尤其是停了这么久以后。复健的过程也许就是从睡着的地方站起来并奔跑。


私设有,主线空他/他空无差,秋木BG有,注意避雷。

柏木空:哨兵

神谷他月:向导

茂木朝:哨兵

立秋大地:未觉醒

 ============================================


【伦敦盖特威克机场】

 

能见度下降到光敏仪器额定指标的那一瞬,机场平整的跑道上所有指引灯都被打开,所有干扰光源都被切断。目标机身周围那些彰显存在感的信号灯开始发光,引导那辆来路不明的货车缓缓驶来。

 

伦敦塔组织的为期三个月的新手训练终于结束,日本方面派去的年轻人有四分之三完成了体质觉醒,从数量上来看十分可喜。从领到结业证书的那一刻起,柏木空等人的名字就已经被列入了东京塔【出勤调配】的人员名单里。

 

东京塔方面给柏木空一行人定下的航班由于航空管制而延迟。候机室内,神谷他月无所事事地翻着一本杂志。坐在对面的柏木空在卫衣抄手兜里用手指轻轻抚摩着小伊的脑袋,有些担忧地朝身后免税店的方向望着。“已经一个半小时了……真的不要紧吗……?”

 

“?”他月稍显困惑地抬头望了望友人,“我以为和枫小姐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你不会对女孩子逛街的时长表示惊讶了。”

 

哨兵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发,回答道:“姑姑代言所获赠品基本已经消除她逛街的想法了……”他想做些什么联系一下伙伴,然而插在衣兜里的左食指被小伊当作枕头轻轻抱住。一时半会儿根本没办法有什么大动作啊……柏木空像个笨蛋父亲一样为自己无法起身寻找茂木与立秋开脱。

 

向导好笑地望着满脸纠结的同伴,他一边把像是笔直插进围巾里一般绷紧的刘海从可尼手里拔出来,一边将视线偏转几分。尽管向导的视力不比体质特殊的哨兵,但作为高中时代弓道部的骨干,神谷他月依然可以清楚地看见百米开外扎着梅色双马尾的茂木朝一脸糟糕地拉着立秋大地火急火燎地跑向他们。

 

“啊啊啊……”女孩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一面扶着座椅靠背轻喘,一面将手伸进胸前的双肩包里安抚精神向导,“超级抱歉了阿勇!!”茂木朝以极低的音量激动地说着,“回去以后亲手给你做纳豆吧!”藏在包里的小龙体贴地亲了亲茂木伸进来的手,顺便为不久的将来那份纳豆大餐开心地甩了甩尾巴。接着茂木朝瞬间站得笔直,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的,所有肢体语言都在告诉其他三人这个小姑娘打算做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巨型道歉:“真是——非常非常抱——”

 

然而。

 

 “唇釉的色号非常适合你。”神谷微笑着打断了茂木的道歉,“那一家最新推出的系列之一……是立秋帮你选的吗?”

 

被点破天机,女孩子瞬间忘了补完句子。她“唰”地捂住发烫的脸颊,支支吾吾地回答:“没……没错!小大不愧是前时尚社的社员,眼光超级犀利呢……”

 

被点名的立秋大地心虚地躲避着柏木空闻言投来的老母亲一般的目光,他撑开空空如也的登山包,稳稳地接住从天而降的食梦貘。胖嘟嘟幼时千锤百炼方成功的音速移动帮助它完美地规避了安检并与大地顺利汇合。

 

像是为了堵住众人之口一般,立秋手速飞快地抽出购物纸袋里的一盒洗面奶抛给对面的神谷,又把一盒护手霜塞进柏木手里。

 

饶了我吧两位……他站在茂木身后,双手合十,脸上堆满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像是还不肯放过大地一般,他月腹黑地一边拆着洗面奶,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啊,真不愧是立秋,真是周到啊……啊?”句末的语气轻微折转了些许,向导突然捏着说明书抬头环顾了一圈。另外两位似乎去整理行李了,只有因为小伊而无法动弹的空坐在对面定定地望着他,手中同样捏着一张纸。

 

 

 

 

 

 

 

太长时间的安静让躲在围巾里的可尼忍不住探出头来张望,然而仅仅数秒后它便被一只手重新塞回围巾里。“回去。”声音的主人用一种毫无波澜的语调说道,“登机了。”不过这几秒也足够小小的红鬼看清这位照顾它的人手里捏着的东西。

 

那是一张用水笔写满了花体英文字符的【说明书】。

 

 

 

 

 

 

 

在检票队伍当中,发色深蓝的少年以一个相当亲昵地姿势挨着橙发的同伴,半边故意留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他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同伴的,像是附在耳边私语着些什么。

 

“将右耳听力锐度调高30°,左耳下降30°,视觉锐化20%。”

他月将空的右手食指握在手心里,耳语道:“英文”

【甲骨文】空用手指在他月手心里写着。

 

“伦敦塔。”

【北京塔】

 

“航班。”

【航班货仓】

 

【棺木】

“……收藏家。”

 

信息交互直到起飞后半小时都持续着,他月在系好保险带后做闭目养神状,空则兴致勃勃地调频搜寻着飞机上的电台。

 

他们所收到的通知被巧妙地写在未拆封货品说明书的背面。书写者算准了像立秋这样的男生在购物时会直接选择最前排的商品,故而顺利地传达了两条信息。将伦敦塔和北京塔的通知合二为一,前辈们截然相反的目的很快一目了然。伦敦塔方面最新获悉同航班机组成员中已有收藏家潜入,其任务是押送一口侵华期间从中国流出的古棺木,上级明确要求阻止收藏家成功交接,最好是能在落地前毁掉棺木;然而北京塔方面则坚持要求安全护送该棺木,即便最终落入收藏家手中都不能破坏之。

 

“我以为对付这种事他们至少会派出几对比较像样的……训练有素的并且已经完成匹配的哨兵向导来执行。”他月轻声道。

 

“我猜……”空有些困顿地撑着额头,“要不是上头积怨已久,利用这事互怼;要不然……”

 

要不然。

 

“我们可能漏了一条消息!”哨兵猛然睁眼。“而且很有可能是【东京塔】交代任务事宜的消息。”

 

否则为什么是他们四位接到了消息?

 

显然,问题出在那支唇釉上。

 

听到这一猜测的他月紧紧抿住了嘴唇,女孩子购物总会有货比三家的心态,即便是一排一模一样的矿泉水都有可能要挑上一挑。也许东京塔的消息仍然被落在机场某支唇釉的包装盒里,甚至有可能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带走了。

 

“May I excuse me? ”在此时,他月突然向经过自己身边的空姐打了声招呼。空姐应声露出甜美的微笑转来。于是柏木空在极度震惊的情况下安静地听神谷他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要求空姐送一包卫生棉到茂木所在的位置。

 

“……”

 

“看我干吗?”向导一脸不以为意,“我又不是没替月夜买过这种东西。”

 

我比较担心下飞机以后你的生命安全。哨兵张了张嘴又重新闭上,把前面那句话咽回肚子里。

 

当空姐踩着高跟稳稳地走出来后,两个身影悄无声息地钻入了飞机尾部的准备区。

 

 

 

 

 

 

 

 

 

 

 

 

同一时间,货仓内精雕细琢的名贵棺木内突然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丝丝缕缕的轻烟与一阵暗香。

 

而就在柏木一行出发时的航楼站内,七星拎着购物纸袋默不作声地站在一个角落,“柳先生……”身边黑发的中年男子捏着手中的纸条如老僧入定。

 

“终究还是没能通知到。”他遗憾又焦虑地想着

 

 

 

 

东京塔致伦敦训练营F30817期学员:兹有中国古棺木被收藏家藏匿于本次航班机舱内偷渡。现将三方联络结果告知。近期幽灵附体事件频有发生,大量精锐成员心智受损。目标幽灵于北京塔封印后遭劫运往伦敦。目标幽灵与收藏家疑似存在交流,现在在前往日本途中。任务:阻断目标与收藏家的交流直到东京塔方面接手古棺木。此外,天谴山山顶出现巨型不明物,古棺木交接完成后立即返回执勤地就职。

 

 

 

【TBC】

 

 

 科普:

塔:哨兵和向导一旦经过确定,必须在塔登记,然后进入伦敦塔受训,受训完成后可以自由选择结合伴侣,如果没有合适者再由伦敦塔强制配对。原设定是觉醒后在伦敦塔登记受训,此处私设为未觉醒时确定资质后在每个国家首都的相关机构里报名并前往伦敦培训。


更多资料可查询百度百科【哨兵向导】词条,一个很有爱的设定。


另外文中用了很多作者在漫画里说明的设定,有疑惑就请直接问我吧(笑

 

万事开头难。停笔半年真的好力不从心,仿佛回到幼儿时代。


评论(10)
热度(52)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