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舞步【Creepypasta相关,TrenderxTender,清水向】

Emmmmm尽管和TF圈的连载完全重名,但两者的意义完全不同哦!比如这篇的意义似乎完全没能被我清楚地写出来呢……而且乱七八糟的【巨几把难过】

 

 






0.

遗忘并不是抛弃。

 

它依然存在,只是失去棱角。

它依然存在,只是无关紧要。

 

从此不再刻意想起,

仅仅是,存在而已。

 

 

 

1.

Splendor从森林南方带回那个生物的时候,外表呈焦糖色的芝士蛋糕刚刚被Tender的触手从烤箱里搬出来。着侍应生服的Tender Man一边双手持刀剁着砧板上的肉泥,一边在左侧用细齿刀将圆形烘焙物完美地分成六份。

 

“Tendy!!!你看我带回了什么小可爱?”小神烦将自己绰号的意义展现得淋漓尽致,他不断在Tender Man周围来回走动,企图把手中肉乎乎的东西往正在忙活的人面前凑,触手上金色的铃铛随着本体大幅度的动作互相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而Splendor本人就差开始表演秘技·反复横跳。

 

“Splendy,”在厨房门口Trender Man探出脸,话语中带着几分捉弄的意味,“Tender不能在你打扰他的同时保证你那一瓶子蜂蜜的生命安全。”厨房里操刀工作的人相当配合潮流狂魔的解说,那装满了清甜黄色流质的玻璃瓶在Tender触手端摇摇欲坠的状态让小神烦的面部表情瞬间变成世界名作《彷徨》。

  

 

2.

  第一份蛋糕不作任何处理。

  第二份蛋糕要裱上足够多的奶油并淋上半瓶蜂蜜。

  第三份蛋糕,Tender Man从角落里的玻璃盆中舀了一勺粘稠的流体,身后的触手适时地摆上了一颗从柜子里摸出来球状物。

  第四份蛋糕只需要一颗车厘子做点缀。

  第五份蛋糕插上了一片黑巧克力。

第六份……Tender像是提起兴趣了一般回头望了一眼被Splendor圈在怀里的生物——只有半边脸上的五官清楚的一个类人生命——接着他将蛋糕放进纸杯中,并在失神时搅糊了这中欧贵族下午茶的标配。

在那个动作之前他听到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

遗忘过去,就无法拥有未来。

 

 

3.

正如晚餐后Slender从几乎没打开过的地下图书室里翻出的信息一样,在瘦长人出生的第二种方式里,每一个新生儿,他们的蜕化会从外貌开始。脱落头发,身形比例过度地被拉长然而事实上整体形态却首先向婴幼儿发展,指节增多,皮脂开始均匀地分散,然后五官开始黏连、模糊,接着他们的记忆开始衰退,最终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Slender Man。

 

  这位来客完美地满足了新生儿所必须具备的所有条件,然而Offender却在餐后趿拉着拖鞋冷嘲热讽道:

“如果这个小东西抗拒遗忘,那么他充其量只会变成一条狗。”

 

 

4.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记得了。】

  【你对你的过去有印象么?】

  【有。没有。】

  Slender冰冷的问句得到的是模糊不清的音节词,可这位当家依然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5.

  这个话题在半个小时后被Tender重新提起,彼时他因为让出了卧室而不得不暂时在Trender的卧室呆一个晚上。Trender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窗外的雨声形成了一种微妙的重奏。

 

“……你是说这个小家伙抗拒遗忘?”戴着眼镜的瘦长人啜了一口浓茶。

 

Tender难得懒散地斜靠在单人床上,用触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勾着镂花窗帘,“我想那句话也许是他对Offender说的,”这声音听起来心事重重。

 

然而Trender对自己的过去已然是忘得一干二净,因此这次他站在Offender这边,或许初初在这座宅子里入住时他确实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尘封在了地下图书室那锈迹斑斑的铁门之后,但是管他呢,这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影响。

 

“事实上这对Offennder来说根本不是个问题,”Trender突然从思考中回神,细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摸索着微热的白瓷杯,“除了我们两个,其他三位的出生方式都是最传统的第一种。也许遗忘对他们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问题。”

 

转移的靠背向后转去,Tender看到同伴的脸飞快地转向自己,同时伴着犀利又无情的问句:“况且这个小家伙是想带着作为‘人’的记忆去参与以后属于Slender Man的行动吗?还是说在成为Slender Man之后他也要把自己当做一个纯粹的人来看待?拜托,Splendor的行为和这个都有着本质的区别。”

 

Tender搂着抱枕稍稍坐起来一点,随和且温柔的性格使他在任何对话中都显得那么不具有攻击性:“但那些旧事物,是我们曾经存在的证据。我并非单指过往,对于将来,现在也是另一种过……”

 

“你今天似乎太优柔寡断了,Tendy。”Trender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同伴的话语,“为什么要对遗忘耿耿于怀?我们的存在不会因遗忘而被抹去。”他弯曲了右膝盖支在单人床上,左手撑住床,右手撑住墙,俯身、低头,与坐着扬起脸的Tender面对面。

 

“时间抛弃了我们。我们已然不老不朽。你回不到铺张浪费的中世纪贵族夜宴,我也回不到潮流瞬息万变的黄金时代。”

 

“但遗忘并不是抛弃。”

 

“它依然存在,只是失去棱角。

它依然存在,只是无关紧要。”

 

 

6.

“愿意与我跳支舞么?”不知何时Trender重新站立在床前,他尽可能模仿几百年前上流贵族的邀舞姿势向Tender伸出手。

 

Tender因为这突然转变的话题愣了许久,最后还是有些无奈地笑了:“可是我已经忘了啊。”

 

“噢噢那有什么关系,你看我像是那种介意别人踩我脚的人吗?”

 

古老而熟悉的曲调被Trender轻轻地哼出来,本能一般地他们的舞步有条不紊、分毫不乱。

 

在一个个交错落下的舞步声中,Tender仿佛听见舞伴在慢悠悠地补充着自己的回答。

 

 

 

从此不再刻意想起那些记忆,

仅仅是,存在而已。

 

 

7.

也许千百年后人类的世界里连Slender Man的相关传说都将不复存在。

然而我们活着的每一天,都在创造某种永恒。





【End】

评论
热度(15)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