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舞步01

手感似僵尸,灵感如挺尸

 

 

空港发出了飞行器入港的信号,指示灯自动亮起,干扰光源被切断。闪烁的光点勾勒出夜幕里跑道的位置。只是一瞬间,太空穿梭机的翼面就从那些满铺的光束上掠过。他在黑暗中落地变形,甩出尚有声息的人质,同时单手扛起伤员冲向最近的医疗站。循环液溅在暗色的地面上,慢慢与钢铁中它的同类融为一体。

 

 

 

 

 

 

新历Vector月第13个自转循环。

 

 

塞博坦与5个殖民地建交5周年,各地举行了极为隆重的庆典。西梁丸精神领袖祝融夫人在主会场发表演讲之外,特地邀请了飞行太保与机械卫兵前往殖民地参与当地的庆祝活动。作为回礼,驻塞博坦的两队组金由他们的指挥官出面,邀请圣火令部队参观重建后塞博坦的民间风景。而神风队则入驻西梁丸,在活动期间加强当地的治安。

 

前三天,机械卫兵的队长热点白天带着一群姑娘们跑遍了好几个环省去吃当地的特产,晚上就把她们一股脑地推给银剑解决。女孩子的兴致总是说来就来,逛夜市、看烟火、找风刃和克劳莉娅聚餐,要不是责任心强的俯冲和突然有点良心发现的空袭提出一起帮忙,再加上作为队长的绯炎总是恰到好处地在姑娘就要玩疯的节骨眼上约束她们一下,这阵子塞星纸媒娱乐版块的头条大概就是快要沦为【三陪】的银剑了。

 

总算,由于风刃的提议,今天晚上的活动安排在啰嗦的油吧里。尽管油吧较为热烈的气氛仍然让人兴奋,但至少小伙子们不用在非载具形态下陪着姑娘们从铁堡东边的商业区跑到城西的美食城了。

 

先前最早到达场地的两位飞行太保队员和姗姗来迟的火炬手姑娘们聊得不亦乐乎,特别是玩心较重的静流与扬尘,简直被偶尔冒出几句有点傻气的大话的弹弓逗得笑成一团。而另一对直升机姐妹与圣火令部队中最瘦小的尘锈则围着飞火套话,年轻小伙子带着些许稚气与轻微犹豫的语气似乎成功唤醒了女孩子们潜藏的弟控属性。

 

也对,在不用执勤也不用出战的日子里,飞火算得上队伍里半个吉祥物。

 

超过预定时间半个时循环的时候银剑在组频里呼了因为太累而充电充到无法自拔的空袭和俯冲,拦截到消息的弹弓很快就制定了一个恶作剧来哄姑娘们开心:“各位!各位!请听我说!”大嗓门成功引起了其他几位的注意,橙白涂装的飞机大声宣布着计划,“不迟到是对他人的尊重,尤其是在要和女士们见面的前提下。很可惜,我的另外两位兄弟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则是对他们的一点小小的惩罚。”

 

“我提议每两位女士出一个沙尼克币,而我和飞火每人出十个,让我们的酒保调一杯加量加料的特调,由最后到达的那个一口气全部喝下去,怎么样?”

 

新花样让正在兴头上的姑娘们高兴地轻呼了几声,即便飞火以“这个月生活费吃紧”为由的弱小反抗也被弹弓用“空袭肯定会无条件替你支付”的回答反驳了。

 

比空袭快了0.1马赫的俯冲这回却落了下风,在这个时候相当没有兄弟爱F15一股脑地冲进油吧,几乎是撞着坐进了卡座。几个分循环后,正当空袭牛饮飞火的花调时,弹弓郑重其事如授奖一般把那一大杯特调端到了灰头土脸地来到八人桌边的、迟到了的俯冲。

 

 

 

 

 

 

轮班制的实行让三个酒保都得以有空参与麦卡丹油吧的狂欢。今天是在急速星红得发紫的某老板值班,这个点他已经是第8回转到银剑面前来续杯了。

 

凡事追求速度的赛车手终于没忍住,用恰好能被吧台两旁的客人听到的声音提醒协和客机:“老铁我说你倒是快行动啊没看见人家绯炎队长都被别人搭讪好几回啦,你到底行不行啊?”

 

飞行太保的指挥官面色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他第8次从远处的八人桌那儿收回自己的目光,几乎是有些战战兢兢地把头转向绯炎。

 

“非,非常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绯炎女士。”银剑感觉自己像个初次向心仪对象表白的小年轻一样,在一件事实上无足轻重的话题如临大敌。尤其是啰嗦刚才突兀的一句话,更是让油吧里原本轻松快活的气氛带上了几丝八卦的气息。银剑敢打赌,现在激流肯定在油吧的某个角落手捧摄像机,就等着抓拍某个看上去容易让人误解的动作,用于编写明天《今日塞星》的娱乐头条。

 

::队长,我早就说了你绝对会后悔的。::

 

八人桌那里由于迟到而被罚酒的俯冲投给神情惨淡的队长一个悲切的目光。

 

正当银剑为刚才的不争气而恨不得把自己抽个百八十遍的时候,圣火令的队长却先他一步发了话。

 

“银剑指挥官,油吧的第二层看起来更适合交流?”

 

这个台阶给的恰到好处,银剑感激地应允,旋即从吧台前起身,通过旋转楼梯将绯炎带到二楼。

 

油吧新近建成的第二层的风格与第一层截然不同,相比于第一层适宜宣泄过剩的精力,第二层更像一个小资的所在。包间,私人调酒,慢节奏的轻音乐,完全满足喜静者的需求。

 

银剑慢吞吞地跟在绯炎之后。这位涂装蓝粉相间的指挥官周身总带着某种令人肃穆的气场,她的右手搁在刻有黄金时代早期流行纹样的护栏上,光镜聚焦在不菲的水晶吊灯上。

 

“啰嗦真是舍得花钱。”银剑无意识地评论道。

 

“油吧的主人相当注重生活气息的营造。”绯炎开口,“尽管我不是那种喜欢喧哗的人——作为火炬手我常年与队友们生活在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但是这儿确实让我感到平和。”

 

“平和?”

 

抢险救援车略有讶异地看了一眼协和客机,答道:“不错,这种热烈的气氛,它让人感到安全。更何况这里是大无畏和守护神的家乡。”她的声音中似乎带着过分嘉奖的意味。

 

“抱歉?”

 

“西梁丸人是虔诚的信徒,当年在他们看见经天纬的后代亲自降临,白色的圣使了结了黑色的撒旦,他们当然会疯狂地——不,由衷地尊敬你们,夸张一点说,朝拜你们……至少从他们的角度。”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们只是觉得没能早些阻止飞天虎非常可惜。作为组合金刚,我认为每一支队伍都是平等的。合体使我们的独立思想受到压制,而统一思维被加强体现,但作为一个正常塞星人的逻辑并不会因此而泯灭。”这个话题转换的太奇怪,银剑觉得自己的表述过于深奥,或许对方根本不会顺着自己的思路给予答案,“我不知道和合之秘对组合后的我们是否有思维上的诱导,但就当日的战斗回放而言,飞天虎的举止实在太过古怪。”

 

绯炎反应得很快:“你想为飞虎队辩护?”

 

“并不是,只是合体合到失去正常逻辑,在我所经历的百万年内战中,没有任何一次与他们的交手使我,不,使大无畏感到这样生疏。就像是……噢长官非常抱歉!”沉浸在思考中的飞行太保指挥官猝不及防地和从包间中走出来的警车撞了个满怀,“您是……在等爵士?”他干巴巴地扯出一个话题,顺便躲开了绯炎好奇的目光。

 

“等……什么?我当然没有!”像是被戳破了什么一样警车矢口否认,不想包间里的另一个声音立刻反驳了回来:“他就是在等爵士!借着私聊的由头把我拉在这里,结果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偷瞄楼下的情况。”

 

“烟幕!”黑白涂装的安全部门高管气急败坏,朝着包厢里高声道,“你有这个时间来浪费,不如趁出发前的这点时间再去救护车那里做个有机系统体检!”

 

包间的帘子被掀开来,带着些许口音的碳基外貌男子懒洋洋地一边往外走一边捋着海蓝色的头发:“明明好得很嘛……”他摊开右手,又用无名指按下掌心之内隐藏的机关,瞬息之间面前的碳基又变回了标准的达特森机型。

 

瞧见抱臂微笑、散发出闲来无事一身轻气场的烟幕,警车像是有意无意地回了一句:“那就好好解释一下你内部线路完全被改造的事情?从七个月循环前的那次外勤开始?”

 

赌徒耸了耸肩,嘟哝着“走了走了”朝银剑挥挥手,刻意无视警车一般转身下楼,动作中带着一丝微妙的僵硬。

 

“每次都这样回避话题……”警车面色不郁,旋即注意到了尚站在一边的两位组金队长,“绯炎队长。”

 

“您好,长官。”

 

达特森望了望两人,简短地补充了一下:“希望您和您的队员在塞博坦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在眼下我还有其他公务要处理,失陪。”

 

 

目送警车下楼,银剑重新开始刚才的话题:“总之,尽管已经是汽车大师被收监、飞虎队其他成员被分散后五个公转循环,我仍然认为那起事故存在疑点。只要有可能,我希望能够申请探视汽车大师。”

 

 

“……”绯炎的表情看上去极为复杂。

 

 

“我可以不质疑你的猜测,”女型金刚声音中严肃的感情更重了几分,“但是对外形象是错综复杂的。在世界议会建立初期的那段混乱的时光中,你们被政客极力包装成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对崇尚高效的急速星人民,你们是科技顶端的体现;对尚武的野兽星,则是更高阶段力量的化身;对相对弱小的分裂星,你们是奇迹;而对西梁丸,你们是至尊的意志。当你开始为一个众口相传的混账辩护,民众可怕的想象力与媒体的夸大效应就会不可抑制的蔓延开。这是酒与污水定律的典型体现。”

 

一匙酒倒进一桶污水,得到的是一桶污水;把一匙污水倒进一桶酒里,得到的还是一桶污水。污水和酒的比例并不能决定这桶东西的性质,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就是那一勺污水,只要有它,再多的酒都成了污水。

 

“这不会是政客们想要的……”银剑无意识地自语,“为此会有相应的公关,那么相关行动也会被阻止……”他烦躁地单手捂住脸。

 

而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巡警。

 

【银剑!!!】

 

内线突如其来的呼呵打断了他的思路,【铁堡郊外D315区拘留所!快走!!】

 

 

机关炮?

 

目前神风队唯一留守在塞星的队长向来冷静自若,如此惊慌失措必定是发生了极为严重的事。

 

“抱歉我……”银剑一面向后退,一面组织措辞向绯炎告辞,一面在内线询问机关炮,“机关炮呼我。”

 

【怎么回事?】

 

【有人越狱!】

 

“郊区出事了,”他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下个循环是我们组执勤,所以……”

 

【通知高层了吗?】

 

【该发的消息全部发放了,夺路正在赶来!】

 

 “我必须,我……告辞!!”协和客机突然拔高了音量,极为慌乱地冲了出去。

 

绯炎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在最后发过来的一张图片,那张图片上5年前被飞天虎一脚踩死的西梁丸飞行部队阿尔法中队队长正安然无恙地走在西梁丸的街头。

 

而拍摄时间,正是几周前飞行太保与机器卫兵前来参加西梁丸庆典的第二天。

 

 

 

    

 

 

 

 


【都有谁逃走了?】

 

【七个月循环前烟幕从黑区带回来的那个俘虏——】




 

还有汽车大师。

 

 

 

 

在塔罗牌的小阿尔克纳牌系中,星币二点代表热恋,但会遭到朋友的反对。

【TBC】

家里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很抱歉。

评论(3)
热度(19)
  1. 帕西咔哒Jane_组金厨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才看到,感觉超级棒😭

© Jane_组金厨 | Powered by LOFTER